《北望關山》[北望關山] - 第2章 回憶

”劉大叔,楊大叔,三寶子,我走了! ”

「三寶子,我叫了你六聲三寶哥,你就得替我殺六個蠻子!」

三寶子笑着對肖吟揮了揮手:「算上你這句,我替你殺七個!!!」

說著,在兩名騎兵的護衛下,肖吟駕馬遠去。

……

坐在去往龍州會寧府的火車上,肖吟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發著呆。火車到了會寧府之後,就可在會寧城裡乘傳送陣回到遼州。

沒錯,就是傳送陣!

傳送陣在每個州的州府都會設立,算是每個州府都有的地標性建築。這傳送陣可並不是所有人都用得起的,每個傳送陣建造都耗資巨大,而且每日必須都要陣法師維護,傳送時候也得陣法師從旁施法才可。

有時候肖吟就會想,這維護傳送陣的陣法師是不是相當於前世的飛機機長。

想到這,肖吟不禁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思緒不禁想起了前世。

前世的肖吟是個不折不扣的廢柴,從小父母離異,因心中不滿,不想跟着他們倆任何一個人生活,所以父母把房子留給了自己,並且每個月父母都會給肖吟打錢,自己倒是早早的學會了獨立生活。

說是獨立生活也好像不對,因為肖吟根本就不會照顧自己,洗衣服時候自己會把深淺顏色不同的衣服放到一起,結果衣服掉色,把所有衣服都染上其他顏色。屋子裡除了實在髒的下不去腳了,要不然絕對懶得打掃。做飯倒是做了幾次,真的是難以下咽,雖然後面慢慢做的好了起來,但是懶癌發作的肖吟日常還是會靠着各種各樣方便食品度日。只有自己嘴饞的時候,偶爾才會買來一些自己想吃的食物回來烹飪,就這樣還得從飯店裡打包兩盒米飯,因為懶得刷碗,吃完了飯碗會放到水池裡好幾天,直到味道太大了才想起來刷,更何況煮完飯的電飯鍋更難刷,所以可見肖吟有多懶。

上一世自己是個很普通很普通的人,沒有什麼過人的天賦,也不至於什麼都做不好,就是一個放在大街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個普通人。大學畢業之後的兩年做過一些工作,但是因為性格比較奇怪,感覺每一份工作做的都不開心就辭職回家了。

因為沒有什麼理想,也沒有什麼喜歡的工作,肖吟拿着攢着的一些錢過起了家裡蹲的生活,過了幾年在家熬夜打遊戲,偶爾和朋友出去吃吃飯玩一玩的生活之後肖吟發現自己的存款見底了,得出門找工作,再次過社畜的日子時,好巧不巧的是自己中了一張一百多萬的**,於是自己便心安理得的過起了以前的生活。

因為小時候不好好吃飯,加上又經常熬夜,肖吟的身體並不是很好,有很多小毛病,經常的胃痛,而且也時常會犯低血糖,躺着或坐着起身時,總是會兩眼一黑,嚴重的時候還會經常暈倒。所以肖吟的心裏總是想着能活一天是一天,能活一天就是賺一天。

可就在這一天,肖吟又熬夜打了一晚上的遊戲,看了看窗外,已經天亮了。正好遊戲也打累了,站了起來,準備收拾收拾上床睡覺了。

正在肖吟伸懶腰的時候,突然感覺胸口一陣絞痛。肖吟趕忙捂住胸口,劇烈的疼痛使自己喘不上氣來,而且剛站起來之後低血糖也犯了,眼前一黑,四肢發軟,便一頭栽倒在地上。

躺在地上的肖吟沒空想那些有的沒的,只感覺心跳加快,胸口很痛很痛,而且渾身上下使不上一點力氣。肖吟感覺所有聲音都離自己越來越遠,慢慢的就一點聲音都聽不到了,靈魂好像慢慢飄離身體一樣,就這麼沒一會,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再次有意識的時候,肖吟只感覺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好像黑暗把整個世界都吞沒了,除了意識,肖吟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見,什麼都感受不到,自己就好像被丟入了一片被禁錮了時間的黑洞。自己就像被丟入了地獄的小鬼,要永生永世受這種孤獨的折磨。

大叫!用力的嘶吼!但是肖吟並不能發出任何的聲音。

咆哮的罵著這個世界的不公,熬夜玩遊戲的廢柴那麼多,憑什麼就自己猝死了?

詛咒着自己活着時候的仇敵,詛咒着關係不好的同學,詛咒着大學扣他學分的老師,詛咒着打架把自己抓進警局的**叔叔,詛咒着上班後壓榨坑了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