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開始》[從心開始] - 第1章 總經理獲罪入獄

濱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號審判廳,被告席上,站着一個三十齣頭的年輕人,中等個、略瘦,長得眉清目秀,此時,臉色鐵青,下頜長出硬硬的胡茬,有幾分倦態。
旁聽席上,一邊坐着兩對老人,並一個三十不到的年輕女子,女子身邊,還有兩個與她年紀相仿的女孩。
另一邊,是兩個更年輕的女孩,看上去有二十二三歲,手握在一起。
主審法官起身宣判道:「被告人安子皓,原系『皓夢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因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並附帶民事賠償六萬元。」
聽到宣判,旁聽席上二十齣頭的女孩猛地站起,衝著被告人哭喊道:「子皓!
我和我們的孩子會等你出來!」
安子皓置若罔聞,他將目光轉向兩對老人,最後落在那個三十不到、面容清秀的女子臉上,女子與他互相凝望着,萬語千言,盡在不言中。
法警將安子皓帶走,旁聽的人出了法庭,安子皓的辯護律師石岩,快步走到安子皓的父母、岳父母及妻子陳夢遙身邊,說道:「這個刑期也算合理,兩年,很快的。」
陳夢遙道:「辛苦你了。」
石岩聽了,搖了搖頭,又對兩對老人道:「你們都放寬心,稍後,我會去找熟識的人,拜託關照他的。」
剛才哭喊的年輕女子和她的朋友也走了出來,坐在大廳的椅子上休息,她的朋友王丹責怪道:「你剛才為什麼那麼激動?
小心動了胎氣。」
陳夢遙的朋友孫雪薇見懷孕的女子金琴出來,欲上前說點什麼,夢遙用眼神制止了她,於是,一行人出了法院離開。
王丹送金琴回了家,對她道:「你好好休息。
我還得到單位去。」
金琴眼含淚珠道:「你去吧。」
王丹見她這個樣子,有點不放心道:「照顧好自己。」
金琴含淚點點頭。
王丹走後,金琴想起了那個夜晚,甜蜜到令她銘心刻骨的夜晚,她像久旱的莊稼遇着了甘霖,而安子皓,也像一片焦渴的土地,他們互相需求、索取,最後,像飽吸了雨露的植物,枝舒葉展……
就是那一晚,她懷上了腹中的胎兒。
一年前
金琴和王丹大學畢業,兩人都留在了濱州市,並一起租了一套房子。
王丹進了一家中外合資的製藥企業,做銷售,金琴則應聘到了「皓夢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因形象較好,便做了前台引導員。
上班第一天,她見從門口進來一個氣度不凡的年輕人,約三十多歲,前呼後擁。
只見他穿着一身淺藍色高檔西裝,裏面是潔白的襯衫,打着深藍色領帶,腳穿與領帶顏色相同的皮鞋;留着中長頭髮,鬢角修剪得甚是齊整,額前覆著一綹長發,將臉型修飾得煞是好看。
金琴看得不禁呆了,待此人上樓,便向旁邊的一位女員工打聽道:「剛才穿藍西裝的那人是誰呀?
看上去很有來頭。」
女員工答道:「公司的大老闆啊!
當然來頭不小!」
金琴驚詫道:「大老闆?
這麼年輕!
他還沒結婚吧?
大約是個富二代。」
女員工不屑地瞅了她一眼道:「我們安總已婚,妥妥的創一代,是自己白手起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