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開始》[從心開始] - 第8章 兩壯漢同病相憐

餐桌上空蕩蕩,只有一把明晃晃的鑰匙,像在醒目地提醒他,從此,這個家與他再無半點關係。
————————-
搬家車駛回舊小區,兩名工人將他的東西抬進屋,拿了工錢後離開,他把衣物和床鋪收拾好,畫作全放進了另一間屋,家裡有了幾分暖和的意味,可他還是滿心凄涼。
話說關山,見唐濤第一次不明原因一天沒來上班,便猜想可能事情不妙,想給他打個電話問問,又怕時機不對,觸到他的痛處,只得作罷。
沒想到,快到下班時,接到了了唐濤打來的電話,問他道:「晚上有安排嗎?」
關山道:「沒有。」
唐濤又問了句:「不用陪女朋友啊?」
關山笑道:「不用,前兩天剛見過面。」
唐濤道:「那你來陪陪我吧。」
關山聽了暗忖,聽口氣,像是已恢復了單身,遂道:「好,你在哪裡?」
唐濤道:「我在老屋,待會兒我發個地址給你。」
關山說了聲「好的」,掛斷了電話,不大一會兒,微信上便收到了唐濤發來的地址圖。
下班後,關山開車前往唐濤的老屋,看到路邊有一溜飯館,便停車進去打包了兩個菜,然後繼續前行。
到了唐濤家,見餐桌上放着兩瓶白酒、一大碟花生米,並兩桶未開封的即食麵。
關山將菜放在桌上道:「我就知道你會對付着吃。
發生了什麼?
怎麼又搬回老屋住了?」
唐濤神色黯然道:「離了,今天辦的手續。」
關山雖早有預料,心裏卻仍舊一震,想說點什麼開解他,又覺得依他此時愛恨交織的心境,說什麼都難令他寬慰,遂皺着眉,感同身受般「唔」了一聲。
關山又在房子內四處看了看,暗嘆比起以前,居住質量低了不少,嘴裏卻道:「一個人住這裡也不錯。」
唐濤道:「還講究什麼,有個窩就行。」
兩人在餐桌旁坐下,唐濤將酒打開,「咕咚咕咚」倒滿了兩杯,對關山道:「來,陪我喝點。」
關山舉杯與他碰了一下,兩人都一飲而盡。
關山一邊重新將杯子斟滿,一邊道:「離了就離了,我一個人這麼多年,不也過得挺好。」
唐濤有點哽咽道:「就是剛開始,有點不適應。」
關山道:「每個離異的人,都會有這麼個過程,挺過去就沒事了。」
二人就着一盤花生米,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很快,便都有了六七分醉意。
唐濤有點口齒不清道:「老弟,我告訴你,小太多的女人,真的不能娶。」
關山醉眼朦朧地聽着。
唐濤繼續道:「你看看哥哥,房子沒了、老婆沒了、女兒沒了,心……」他用一隻手抓撓着自己的胸膛道,「心碎了,一夕之間,就被打回了原形!
哦,不對!」
他笑嘻嘻道,「不是原形,原來的心沒碎!」
「再找唄!」
關山不以為然道,「你才五十三歲,再找一個也不難。」
「不找了!」
唐濤擺擺手道,「不敢再去愛了。」
關山有過離婚的經歷,知道這種痛,除了自己熬着、挺着,任何人都無法分擔,所以,也不多言,只陪着他喝酒。
最後,桌上杯盤狼藉,關山醉卧在沙發上,唐濤橫躺在卧室,過了一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