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天機》[大道天機] - 第 6 章 萬穗萬穗萬萬穗

女皇走後,張天師也是一臉疑惑。

「你哪裡去弄那麼多糧食呢?你還會點石成金,點沙成米啊?法術變化出來的可不是實物,到了時間就會現形。」張天師問道。

易千機擺擺手,道:「我自有主張,到時你就知道了。」

張天師憤憤的說道:「你一直情商那麼低的嗎?我是張天師啊,女夫子啊,你尊重一下我啊。」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 kitty啊!

易千機笑了笑,露出他那剛換完白白的乳牙,這麼完美的臉,加上那麼童真的笑容,簡直就是人畜無害啊,但是下一句話就是氣的人咬牙切齒:「那請夫子和張天師教我,如何在三天之內籌集幾百萬石的糧食?」說完就往祖師雕塑背後走去。

張天師沒有得到答案,問道;「你去哪裡?」

「籌集糧食啊,不然我的屁股要遭殃了啊。」易千機說完人就不見了。

張天師一個人在風中凌亂。

堂堂大周張天師,居然被一個十歲小孩屢屢戲弄,偏偏自己還不能教訓他。雖然以自己的修為一劍就可以將他碎屍萬段,但是就是不能!

再這樣下去道心都要不穩了,如何平復內心的不平心緒。

練劍?不練了,練了一輩子劍了。

還是寫字吧,居然都是夫子了,做不了劍聖做個書聖也好!

楷書?行書?草書?隸書?狂草?

選擇困難症啊!

還是狂草吧!擬把疏狂圖一醉!

三天時間轉瞬即至,天子已經兩天沒有上朝了!大臣們早就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了,天子居然不管萬千子民的肚子,餓死很多人了!

到了第三天,天子終於上朝了。

在雄偉浩蕩的宮殿,宮殿金碧輝煌,無比威嚴,大殿四周裝飾着各種精美的雕飾,涉及飛禽走獸,山川河流。

只見那碧瓦紅牆,琉璃造就;明幌幌,寶玉妝成,殿外兩邊台階下擺數十員金甲神將,一個個頂盔貫甲,披堅執銳,持銑擁旄。

大殿上九條金色盤龍柱,上面的金龍盤踞纏繞像要吞吐仙霧,五爪張開伸出,栩栩如生。

女皇看着朝堂上文武百官,跪在地上高呼:萬歲萬歲萬萬歲。

女皇示意眾卿平身,隨即問道:「眾卿對各地的災情有什麼建議?你們的奏摺上說災民都幾十萬了,朕聽聞老百姓都吃草根啃樹皮,有些還是吃觀音土了,戶部尚書你先說如何。」

見天子點名要戶部尚書,戶部尚書陳明時只得站出來說道:「大周幅員遼闊幾萬里,每年官員俸祿和全國各地的將士的軍糧等都是一筆天文數字,戶部已經沒有多餘的糧食賑災了,最多就能撥付一萬石糧食。」

女皇冷冷的說:「我大周富有四海,國庫居然只能拿出區區一萬石糧食?」她狠狠的拍了一下龍椅,隨後又說道:「朕看你們家每個人的糧食都不止十萬石了,每個人拿出一萬石來也幾十萬了。」

百官聽了都是冷汗頻頻,女皇的意思是要我們捐糧?

強捐啊!

作為百官之首,丞相江隨雲站了出來:「現在全國多地雖然都發生了災情,但是也不是每個地方都很嚴重,當地官府開倉放糧都基本能解決問題,幾個災情嚴重的地方,既然國庫糧食不夠,老臣認為可以從江南富裕之地抽取糧食,以緩解下災情。」

百官聞言都點點頭,議論紛紛。

女皇冷冷的望着百官,這幫傢伙現在還裝,都是官場老狐狸!

大家都是千年聊齋,裝什麼狐狸!

「江南雖富,難解四方之災,不但路途遙遠,路上也是損耗巨大,這點糧食不過是杯水車薪,只能就近援助,你們還有別的辦法嗎?難道大周幾百年就今年有災情嗎?你們的祖輩怎麼處理的?」女皇氣道。

丞相江隨雲人老成精,知道女皇是要百官出點血,立馬說道:「為了大周,為了大周子民,老臣願意盡微薄之力,老臣捐abc 石糧食。」

「臣捐兩千五百石糧食。」

「臣捐兩千石糧食。」

「臣捐一千五石」

「臣也捐一千五石」

「臣也捐一千石」

……

百官都是老油條,當然不可能按女皇的要求捐出一萬出來,那不是說明自己家真的有十幾二十萬糧食了,只要不抄家,誰知道府上多少糧食。

你們繼續裝,看誰裝過誰,就讓你們幫朕存着錢糧,總有一天,你們終究要吐出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