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千金她是真豪門陸安苒》[假千金她是真豪門陸安苒] - 第三章

杜荷蘭的身子晃了一下,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倒地,沈紅晨連忙過去扶住了。
「荷蘭,你怎麼了?」
杜荷蘭緊緊地抓着沈紅晨的手,臉色蒼白,委曲求全,咬着唇開口:「媽媽,安苒似乎在責怪我,我是不是不該回家?
可是我真的很想和真正的爸爸媽媽生活在一起……」 沈紅晨見她這悄然落淚的樣子,心疼得不行,忙安慰:「傻孩子,你怎麼會這麼想!
不該在這的,是她不是你!」
杜濤也點頭:「是啊,荷蘭,這就是你的家,你身體不好,不要為了不相干的人傷心。」
他們正上演着溫馨戲碼,陸安苒站在門口,頭疼欲裂。
暴雨啪嗒啪嗒地打在臉上,幾乎讓她睜不開眼睛,彎腰想從行李箱里拿把傘出來。
卻措不及防被沈紅晨的一個大力,推得跌進滂沱大雨里。
周圍全是大大小小的水窪,裏面是黑泥,爬滿了她面料尚好的白色針織長裙。
沈紅晨那滿是怨恨的聲音在簌簌作響的雨聲掩蓋下,顯得也沒那麼凄厲了:「都是你,荷蘭以前過得都是什麼日子,現在你還來害她!
趕快滾,我們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你!」
杜家大門「砰」地一聲,被猛力合上,隔絕了曾擁有的一切短暫歡樂與溫馨。
千城的九月夜幕降臨得很早,再加上這場秋初的大雨連續下了三天三夜,街上冷冷清清。
陸安苒走了一段距離,幾乎沒見有開着的商鋪和路過的行車。
身體又冷又沉,連意識都有幾分不清醒。
迷迷糊糊,好像看到路邊停了一輛黑色轎車。
陸安苒艱難地踱過去,曲起手指扣了扣車窗,再也支撐不住渙散的精神,眼前一黑,徹底失去意識。
車廂內。
坐在后座的男人一身深墨色西裝,節骨分明的手指握着一本時尚雜誌,專心致志地看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