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門之爭》[京門之爭] - 第十章 貪污案

主屋裡主位上只坐着一個人,那人一身暗黑色琉璃袍隨意披身,眯着眼正在假寐,他看也沒看流瑾一眼只兀自撐着頭斜靠在茶几上。

昏暗的屋色,黑沉的天氣,屋子裡流瑾只感到無形的壓力,強大迫人的氣勢在空中瀰漫,黑色流漓袍落下一角,胸口的衣襟微微張開,邪肆忤逆。

剛毅顯示狂傲的眉緊貼凌厲的額,長若羽箭的睫毛隨着呼吸的微動上下起伏,刀削般的面容棱廓分明是經過戰場才有的稜角,邪長的唇形忽的扯開一個弧度。

懾人的眸子緩慢睜開,泛着怔人的冷芒,開口便形着霸氣凜然。

”你是第一個,見我沒下跪的人。 ”低沉磁性的聲音空中漫開,魔咒般的音節沖向流瑾的耳膜,漫不經心的語氣里卻夾雜着輕蔑與不屑。

流瑾從最初的震懾抽出身,淡然掃開眸光,輕描淡寫: ”流瑾,上跪君王下跪父母,殿下,您是君還是家? ”

尚未完全睜開的雙眸霍然睜開,眸中迸出冷芒,墨色黑染的瞳孔彷彿宇宙黑洞,從流瑾強裝淡定的眸子里掠過,不可違抗的威壓忽的不屑的嗤笑: ”強裝鎮定。 ”

被說破,流瑾也毫不在意,壯着膽子緊盯主位上那一直泛着迫人壓力的墨止。

忽的,流瑾展開了笑意,唇角向兩邊擴大的笑容,無盡的驚艷,竟是照亮了整個昏暗。

衣袍一揮,風中呼呼地響聲中,流瑾乾脆利落,隨着衣袍的完美落幕,流瑾緊貼着地面沉聲又堅定: ”參見三殿下,殿下,萬歲! ”

懾人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面前跪着卻挺起身子截然傲骨之人,黑色的眸子墨色渲染,聲線冷沉,緩緩開口: ”起來。 ”這語氣,魔威冷人,冰火交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