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門之爭》[京門之爭] - 第二章 刑部尚書(2)

流華的身邊,輕聲道歉: ”爹爹恕罪,兒子逾越。 ”

她雖是對流華道歉,語氣卻是衝著那邊不怒自威,直直看向她的言責。

握住右手通紅的手腕,探究的目光在流華的注視下硬生生壓下。

”瑾兒,你今日怎如此失禮。 ”流瑾被流華身邊的兩個男子拉到一邊,譴責的口吻里卻帶着濃濃的擔憂。

”朱澈,你怎麼那麼啰嗦,流瑾難得疏忽大意一次。 ”說話男子豪爽直率坦蕩之氣,對流瑾舉起大拇指。

流瑾垂眸,對兩人輕聲道: ”朱澈,瀟烈,今日是我莽撞,所幸沒闖禍。 ”但願吧,但願她沒闖禍。

流瑾偏頭,人群熙熙攘攘中,一身正氣的言責透過縫隙落到她的視線。

”瑾兒,你的手。 ”朱澈不忍見流瑾低頭道歉的樣子,正欲開口安慰,卻被流瑾手腕上明顯的紅色震懾住。

流瑾原本就病氣纏身,皮膚原本就比一般的男子白很多,此時手腕上鮮艷的紅色是那麼的刺目。

”沒什麼。 ”流瑾握住手腕,看向手腕上刺眼的深紅,看向言責的目光越來越深邃。

”流瑾,我和這個傢伙去給那個過氣的刑部尚書行禮去了,你好好在這休息! ”見氣氛越加尷尬,瀟烈拉着朱澈向前走,臨了不忘對流瑾好生囑咐。

流瑾點頭,回已一笑,打量着前方的兩人。昨日她睜開眼之時,陪伴在她身邊的便是這兩個少年,在前來打掃的胡姨口中得知,流瑾與這兩個人自小便一起長大,關係甚好。

低頭苦笑,這一身男兒裝扮在她的眼底顯得刺眼。她已經不知道今天她嘆了多少次氣,既然一起長大的兩人都不知她的女兒身,原來的流瑾怕是自小便是已男兒身份長大。

不過這也沒什麼,流瑾抬起頭,整理好思緒,是男是女又如何,既然已經來到這耀國,她自然,既來之則安之。況且,在這古代她也找到了她要做的事情,那便是重振流家。

右手覆上胸口,聽着自己的心跳,流瑾嘴角浮現淡淡的笑意,既然我佔用了你的身子,那我就隨便的報個恩好了。

朱澈被瀟烈拉着不放心的回頭,對上流瑾平淡無波的眸子怔了怔心神,暗自懊惱,他怎麼會被自己自小的好兄弟吸引住目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