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門之爭》[京門之爭] - 第三章 留煙閣

走到言責的面前,朱澈和瀟烈彎下腰,對言責作揖道: ”朱澈/瀟烈拜見大人。 ”

聲音飽滿,充滿信心,言責忍不住側目。抬起頭對上一雙看向他的眸子,眼前淺笑的男孩俊秀又乾淨,透着書卷氣。即使向自己作揖。可那眼神之中的不為所動,卻讓他這個半輩子都在官場里,見慣了阿諛奉承落井下石的人為之所動。

”嶺王縣還真是人傑地靈。 ”言責虛扶一下將兩人扶起身,中氣十足的讚賞,眸光卻直直搜索流瑾而去。

瀟烈見言責目光似在找尋流瑾,心道不好,一個閃身擋住言責的視線,笑道: ”生長大人的嶺王縣自是人傑地靈的,大人隨我們四處看看? ”

”嗯哼。 ”流華對瀟烈警告的哼出聲音,他並不希望他的孩子和他的朋友和面前這個人扯上關係,對瀟烈挑挑眉,示意他一邊去。

見狀,瀟烈訕笑着跑到流華的身邊,小聲的開口: ”流叔叔,流瑾身體不好,不然我看我和朱澈陪着他回去休息? ”

瀟烈向流華建議,眼角示意流華看了言責一眼。

流華也不是笨的,略微掃眼便知道言責對他家的孩子虎視眈眈,當即沉下了眼,對瀟烈朱澈點頭,揮揮手讓他們去找流瑾,自己則舉起手帶路,敷衍的笑容帶領言責前往。

言責見流華對自己一副警惕的樣子不由嘆息: ”難道當初的事情你到現在也不能釋懷? ”

聲音里透着無奈,又有幾分小心翼翼。

言責的聲音極小,只有站在言責身邊的流華聽得清楚。

流華嗤笑一聲,索性連虛假的笑意都免了,語氣冷漠: ”你讓我怎麼不記着,刑部尚書大人!你我自小一起長大,情同手足,可你呢,為了那一點私利,為了你的烏紗帽,連證據都不徹查便讓我們流家徹底消失在朝堂。藐視皇族這樣的罪名竟然也能成立,你!妄為刑部尚書! ”說著,流華的口氣越加氣憤,若不是考慮到身後眾多的嶺王縣百姓,必定拂袖而去。

言責欲言又止,誰又能體會到他有苦難言,當初那麼做都是為了流叔叔,為了他。

他和那個人的苦心,他怎麼就不能明白。十幾年過去,沒想到這件事情會壓在他的心裏這麼久,真的就不能釋懷?

流華與言責久久無語,沉默的走過大街小巷,看着熟悉的家鄉,當初的點點滴滴湧上心頭,言責眼眶微紅。

此生唯一的摯友不理解自己,十幾年來都不與他聯繫,這次被貶歸鄉,原還想着能重溫兒時之樂,現在看來,怕是不可能了。

眼底浮現流瑾的面孔,言責終於打破了平靜: ”那孩子,長得真像你,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