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門之爭》[京門之爭] - 第六章 問話(2)

一聲花出了全部的心緒,流瑾點頭點的如此乾脆,流雲閉上眼抱住身體微涼的流瑾。

上天為何如此不公,他的流瑾自小乖巧,又為何會讓她代替自己接下了那蠶心蠱。這都是他的錯。

”大哥,我很好。 ”流瑾的胸口直發悶,她知道是原來的流瑾在心疼她的大哥,強忍住心中的不適,流瑾輕拍流雲的背,安慰着。

”好,哪裡好。我的傻妹妹。 ”擔心流瑾的身體,流雲鬆開流瑾,輕嘆口氣。

”你有什麼想問的全都問出來吧,小瑾,這一次哥哥一定會護好你。 ”撫摸上流瑾發顫的臉頰,流雲的眼裡帶着堅定。

流瑾微微側臉,避開流雲的親近,她和流雲認識不過兩天,並不習慣陌生人的觸碰。

”為什麼我會是男兒裝扮? ”思考半響,流瑾整理思緒,問出聲。

流雲略微有些詫異: ”你竟連這個都忘記了嗎? ”

見流瑾神色有些尷尬,抿抿唇,流雲解釋道: ”你出生之時流家還處於皇恩正盛,娘親懷你的時候太后下令若是女孩子便嫁入皇家。爹爹娘親深知一如侯門深似海,所以在爺爺的支持下暗度成倉,將接生的穩婆收買,讓你男兒的身份成為既定事實。所以,你自小便是一身男兒裝長大。 ”流雲垂眸陷入回憶,那個時候的流家真的很繁盛。

”居然是這樣。 ”流瑾小小的驚訝,她怎麼也不會想到居然是這樣的原因,心中輕嘆,不入侯門又怎樣,真的流瑾最終還是香消玉殞。

”我的身子,是一直都如此虛弱的嗎? ”流瑾回復情緒,整理思緒,嘆息的問出了口。

流雲擁着流瑾瘦弱的身子,搖了搖頭,聲音帶上悲痛和懊悔: ”你是帶我受過,小瑾,我不會再讓你受那些苦楚了! ”

”帶,你受過? ”流瑾蹙眉,她不太明白流雲的意思,但看流雲的神色似太過悲傷,也不好再問,只得自己思考。

”那麼流家現在為何變得如此落魄? ”觀察流雲的情緒,流瑾小心翼翼的開口,這才是她最大的困惑。

聽到流瑾的問話,流雲的神色大變,面上的狂風暴雨被死命壓下,聲音忽然變得沙啞,沉聲解釋: ”伴君如伴虎。 ”

只簡單的一句話後流雲再不願提及,只是摸了摸流瑾額前的碎發,穩着心神,勉強的笑道: ”有些事情小瑾既然已經不記得了那就別去想,就這樣什麼都不知道也好。小瑾,記住絕對不要去找言責,漢學府你也別再想。好了,我們去前街。 ”

抿抿唇,流瑾並不甘心問話這樣就結束,但流雲的話已經表明了態度,想必再問也問不出什麼。思及此,流瑾點了點頭,但內心裏卻打定了主意。

不讓他去找言責,那也就意味着,言責必然知道真相。

無論是為了去漢學府還是查明真相,言責這個人,她是找定了!

打定主意後,流瑾也不做過多想法,抬起頭,笑容明媚,問道: ”去前街做什麼? ”

跟着流雲打開了房門,絲毫未察覺流雲臉上淺淺的笑意。

”前街? ”門前守着的花羽聞言微微怔愣,隨即明了的點了頭,對流瑾笑道: ”小瑾的卻要去前街。 ”

”前街,究竟是哪裡? ”流瑾的問話,隨着風,被流雲和花羽忽視在空氣的流動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