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門之爭》[京門之爭] - 第八章 過往

”那個女人這麼說的? ”角落裡,流雲拽着花羽的肩膀語氣異常着急。

花羽吃痛卻沒有說話,握住流雲的手,安慰道: ”雲,別著急,關於蠶心蠱我想你比那個女人懂得更多,不過終極山一行你一定要小心! ”

流雲雙手無力的滑落,垂眸點頭,走進前街,拉起虛弱坐着的流瑾: ”小瑾,我們回去了。 ”

流瑾抬頭盯了一會流雲,見他確實沒有要和自己說明些什麼的打算,無奈起身,被牽着走了出去。

”花羽,你快回留煙閣,若是離開太久那裡的人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流雲拉起流瑾回頭就對花羽說著,眼底情緒不明,但口吻卻顯出幾分冷意。

花羽原本打算跟上去的腳步硬生生停了下來,嘴角泛着苦笑,點了點頭,轉身毫不留戀的離開。

那寂寞蕭條又決絕的背影讓流瑾驀然心裏一驚,花羽這般神態,只怕流雲已將她傷的七零八落。

”大哥,你剛剛的話,傷了她。 ”流瑾虛弱的喘了幾口氣,眼裡卻希望流雲去找花羽。

”我知道。 ”流雲留戀的目光緊盯着前方逐漸消失的身影,低聲呢喃: ”她那樣的女子,我配不上。 ”

”大哥。 ”流瑾抬起頭,流雲流連卻又堅定的眼神讓她胸口一滯,有什麼苦衷是可以讓流雲如此迅速的放棄深愛的女子?

”我們回去吧。 ”流雲收回目光,壓抑的聲音在強忍着情緒。

流家小院,流瑾換下沾了血的衣袍,坐在坐椅上扶着額頭。流瑾身上的秘密太多,應接不暇。但她知道,流家,若是再無法在朝廷紮根,只怕也就這麼滅了。

明明是世家大族,偏生現在破壁殘垣,胡姨與小丫鬟們聊天中,流瑾清晰地聽到流家以往的盛況以及現在的蕭條。

”幸好只是判了個流放,不久又趕上朝廷大赦天下,否則這流家,只怕,嘖嘖嘖。 ”他們的話語在流瑾的腦海中盤旋,手裡拿着一本札記,這本札記里原來的流瑾傾訴了對流家全部的希望,她每天努力的讀書就只是為了有一天能回到她爺爺最鍾愛的朝堂,效忠明智的帝王。

流瑾搖搖頭,手裡的札記堅定了她的決心,佔用了人家的身子,總不能什麼都不做。

”不管你們和漢學府有什麼恩怨,擺在我面前的只有這一條路,大哥,抱歉。 ”流瑾輕聲低語,站起身打開房門,透透氣,只希望未來的路會平坦點。

”小瑾。 ”身後溫柔的呼喚讓流瑾身子一僵,陌生的聲音她該作何反應?

”小瑾,娘親等了你一天你怎麼才回來。 ”責備參雜着關切的聲音從身後直到眼前。

端莊的髮髻盤旋在飛舞的各色發簪中,面上雖帶着愁容卻不失優雅,流瑾暗嘆口氣,既然女子都已經自己說了,她也就不費神猜想。

”娘親。 ”虛弱的喚了聲,流瑾的眼神卻在她慈愛的目光中低下眸子,有些心虛和愧疚。

”你看你,身體這麼弱還出來吹風。小雲,他暫時不會回來,所以小瑾,你想做什麼,娘親和你爹,不會攔你。 ”背部溫暖的手撐住她的身子,溫柔帶惆悵的話語讓流瑾心裏很是難受。

”娘,你們。 ”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流瑾疑惑的看着眼前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和她說這些的女人。

”我們家族裡小瑾最愛書籍,嶺王縣這個地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