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當我踹掉追妻火葬場男主後》[快穿:當我踹掉追妻火葬場男主後] - 第9章 溫潤醫生的病弱美人9

厲深和白靈靈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多,不能見面時也會互發消息,厲深覺得從前愛着的那個女孩又回來了。

只是每每看到慕詞,總是不敢和她對視。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時間。

慕詞都有些佩服白靈靈,這女人還挺沉得住氣。

白靈靈看着鏡子里的女人,一身白裙,眼裡閃過一絲嫌棄,都已經將近30歲了,還在這裝小姑娘。

閉了閉眼,深呼吸了幾次,調整好自己的表情。

睜開眼又是那個滿眼愛意又懂事的白靈靈。

「嘀嘀」,拿起手機,看到消息後,剛才調整好的一切表情轟然破碎,狠狠抓住桌子上的化妝品摔向了鏡子,一聲清脆的聲響後瞬間四分五裂,碎裂的玻璃四處迸濺,劃破白靈靈的臉頰。

她宛若感受不到疼痛一樣,伸手握住碎玻璃,鮮血順着手腕流下,血腥又妖艷,嘴角掛着病態的笑,眼眸里滿是瘋狂。

慕詞,你等着。

半小時前,慕詞接到了厲家老宅的電話,厲深的祖母想念孫子,要她們回家一起吃飯,順便催一催小重孫。

慕詞連聲應好,給了她們一個月的時間,現在這場戲也要開始啦。

期待~搓手手。

慕詞立馬停下手裡的工作,給厲深打了電話。

結果,沒打通???

尼瑪,狗男人。

001在意識里都要笑顛了:「哈哈哈,詞詞也有今天,被拉黑了哈哈哈哈哈,我能記一輩子。」

慕詞嘴角抽了抽,給這個狗男人再記一筆。

厲深正在挑選今天和白靈靈約會的衣服,每次和白靈靈見面都有熱戀的感覺,就好像回到了過去。

「叩叩」。

「進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