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 - 第一章 我要的不是錢,而是你

  「能請你扮演我男朋友半天嗎?我願意支付豐厚的報酬。」

  宋唯一拿出一疊厚厚的鈔票,擺在男人面前。

  對面的男人摘下墨鏡,露出一雙鷹隼般的利眼,看了宋唯一一眼,直接道:「不行,除非你的報酬換成別的。」

  「你不要錢?那要什麼?」

  「你!」

  「什麼?」宋唯一以為自己聽錯了,倒抽一口涼氣。

  「我缺一個合法妻子,而你剛好適合。」

  宋唯一考慮了兩分鐘後,同意了,跟着他去了民政局,以極快的速度辦理了結婚手續。

  等回過神來,她才意識到,她連自己的新婚丈夫叫什麼名字,多大年紀都不知道。

  「後悔了?」裴逸白看着宋唯一,黑眸微微揚起。

  結婚證都拿到手了,還有後悔的餘地嗎?

  宋唯一略微搖頭,「不是,一會兒我有個飯局,你有空陪我一起去嗎?」

  裴逸白什麼話都沒有說,直接扔下一個字:「走。」

  夜晚的帝宮星光璀璨,燈火通明,宋唯一帶着裴逸白來到帝宮最頂級的包廂,一進門就看到主位上那個滿頭白髮,皮膚髮皺的老人。

  這是她父親給她相中的丈夫人選盛振國,年紀最起碼比她爸大十歲,據聞脾氣極差,有家暴傾向,甚至逼得前妻跳樓自殺。

  「都提醒你要準時到了,怎麼還遲到?還有,你身後跟的是誰?這是我們的家宴,不方便有外人在場。」榮景安看到她身後的裴逸白,老臉一黑,立馬出言訓斥。

  宋唯一伸手挽住裴逸白的胳膊,輕聲對他道:「逸白不是外人,他是我的丈夫,你的女婿。」

  榮景安徹底呆住,所謂家宴不過是一層遮羞布。

  事實上誰都知道這個飯局,就是要湊合宋唯一和盛振國的,名副其實的相親宴!

  「你說什麼?唯一,別開這種玩笑!」

  裴逸白若有所思地低下頭,看了一眼脊背綳得很緊的宋唯一,從口袋裡拿出結婚證遞了過去:「岳父,唯一沒跟你開玩笑,這是我們的結婚證。」

  紅色的小本本表皮完好,一看就是新鮮出爐的,榮景安顫抖着手翻開一看。

  登記日期赫然就是今天!

  「景安,這是什麼情況啊?你們在那邊嘀嘀咕咕什麼呢?」盛振國盯着裴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