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 - 第十章 是個誤會

  付紫凝唇角勾出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早知道她的百般設計換來的是今天這個結果,她當初也懶得去花功夫了。

  可是她不能不管自己的女兒,知道付琦珊心裏委屈,付紫凝習慣性地將錯誤全都算到宋唯一的身上。

  這一筆帳,她遲早會算回來,但不是現在。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讓付琦珊出來,她的女兒高貴大方,怎麼能進局子?

  「唯一,我不想弄得彼此都太難堪,你是保持緘默,還是為你姐姐說句話,決定權在你手裡。但是……」

  重點,就在但是的後面。

  既然都已經撕破了臉皮,在必要的此刻,就該發揮撕破臉皮的作用,比如警告。

  付紫凝心裏存了氣,又因為這個麻煩是宋唯一捅的,直接來自於她,說話的時候,自然不要指望她多客氣。

  「不管你姐姐傷害你是事實,還是你杜撰,她的這個故意傷害也不見得對她有多大的影響。這是什麼地方?**局,你知道,很多事情可以用錢解決的。」說著,付紫凝笑得意味深長。

  她這個別有深意的笑容,已經話里的暗示,宋唯一頃刻間便清楚了。

  錢一字,壓死了多少普通的老百姓。

  而此刻,她也成了被壓迫的人之一。

  她明白付紫凝的意思,她跟裴逸白一無所有,而付家有的是錢,要擺平這個不是什麼大問題的問題輕而易舉。

  相反,她跟裴逸白,除了一身腥之外,什麼都撿不到。又或者,付家會出手,直接讓裴逸白失去一切。

  付紫凝的心胸,宋唯一估計她確實做得出來這樣的事,如果她堅持不鬆口,要讓付琦珊受到懲罰的話。

  「怎麼不說話了?在考慮嗎?」付紫凝的笑容微微一凝,眼底的凌厲再度出現。

  她沒有多少時間跟宋唯一耗,答應或者不答應,只是一個答案的事。

  宋唯一咬着唇,心裏糾結不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