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 - 第一章 我要的不是錢,而是你(2)

白俊美挺拔的身形,渾濁的眼底閃過一抹陰霾。

  榮景安渾身一僵,跟盛振國賠罪了一番,旋即二話不說,拽着宋唯一從包廂出來。

  「你是要氣死我不成?給你找了個這麼好的夫家你不要,卻跟一個不知哪裡冒出來的野小子結婚?」

  「一個年紀足以當我爺爺的老人,好嗎?」

  「年紀大點怎麼了?年紀大懂疼人,一嫁過去就是可以自己當家做主的少奶奶,這人年輕又怎麼樣?有房有車嗎?能讓你衣食無憂嗎?」

  宋唯一的雙手緊握成拳,強忍着沒有發作,而是道:「沒房沒車我也願意跟着他!」

  「簡直是沒臉沒皮,沒聽說過婚姻大事要父母做主嗎?我命令你,立刻跟這個不知名的野小子離婚!」

  離婚,然後嫁給盛振國,跳入一個巨大的火坑嗎?

  「我不會跟他離婚的!」

  「不離婚,你就別認我這個爸爸,也別回我家,我就當沒有生你這個女兒!」榮景安指着宋唯一的鼻子,撂下狠話。

  她本就是榮景安的私生女,在付家就是個可有可無的隱形人,多年來榮景安對她不聞不問,付紫凝對她恨之入骨。

  宋唯一鼻子發酸,卻倔強地道:「不回就不回,我不信出了付家,我就活不下去了!」

  「你這個逆女……」榮景安火冒三丈,直接揚起右手朝宋唯一的臉頰摔下來。

  卻在揮動到一半時,被裴逸白捏住胳膊。

  「岳父何必大動肝火?」

  「我教訓我女兒,跟你有什麼關係?趕緊鬆手,免得我不客氣了!」榮景安瞪視面前的年輕男人,眼底流露出不屑。

  這種空有一副皮囊的年輕小夥子,跟繡花枕頭有什麼區別?

  裴逸白聽完榮景安的話,英俊至極的臉爬上一抹冷意,「您教訓的是我老婆,你說有沒有關係?」

  宋唯一怔怔地看着他,還沒有人像裴逸白這般在維護她,心底閃過一股莫名的暖流。

  「別喊得這麼響亮,我沒有同意你們的婚事!」

  「這是你的事,而我和宋唯一結婚是不爭的事實,既然您不想看到我們,那就不多打擾了。唯一,我們回吧。」

  「站住,我還沒允許你們走!」

  裴逸白像是沒聽到他的命令一般,握着宋唯一的手,直接揚長而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