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 - 第二章 五百萬,我也不會離婚(2)

  這句話把榮景安給惹毛了。

  那天宋唯一被裴逸白帶走,留下他夫妻應對盛振國的滔天怒氣。

  被盛振國劈頭蓋臉一頓怒罵不說,對方還扔下一張千萬支票,揚言這是定下宋唯一的禮金。

  錢不得不收下,若沒有將宋唯一送過去,盛老肯定不會放過他們一家!

  「連五百萬都填不飽你的嘴?你當我人傻錢多嗎?敬酒不吃吃罰酒,錢你看不上,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榮景安早在來之前,就讓人查過了。

  這個裴逸白家境貧寒,在一家小公司里任職,工資也才幾千塊錢,要對付起他來,簡直是易如反掌。

  可榮景安卻不知道,這只是裴逸白放出來的煙霧彈,就是為了迷惑他的。

  「哦,怎麼個不客氣法?」

  裴逸白雙手環胸,俊臉一片沉穩之色,根本看不出一絲被威脅的慌張。

  這麼多年,還第一次有人膽敢威脅他。

  「我可以讓你失去這個房子,失去工作,直到你在A市混不下去!」榮景安彈了彈身上不存在的灰塵,一臉勝券在握的表情。

  裴逸庭從電梯出來恰好就聽到榮景安這番話,氣得鳳眼瞪圓,捏着小拳頭氣勢洶洶地走過來:「好大的口氣,你當你世界第一啦?說失去工作就失去工作,說混不下去就混不下去?」

  「哪來的臭小子,我跟裴逸白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你才是臭小子,牛皮大王,目中無人,口出狂言,跳樑小丑!」裴逸庭沖榮景安齜牙咧嘴,一口氣扔出一連串氣死人不償命的詞語。

  榮景安在裴逸白身上碰了壁就算了,連一個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小鬼也敢挑釁他。

  當即氣得臉綠,直接吩咐他的人,「將這個小鬼頭給我扔出去!」

  「你敢!」

  「我有什麼不敢的?小小年紀牙尖嘴利,欠收拾!」榮景安語氣囂張,他帶來的人就更加無所畏懼了。

  跟提一隻小雞似的將裴逸庭提溜起來,眼看着就要被丟出去。

  而他親哥裴逸白竟然不幫腔,眼睜睜看着他被別人丟,裴逸庭那小宇宙氣壞了,白生生的臉蛋漲得通紅。

  一把衝過去抱住裴逸白的大腿,鬼哭狼嚎地喊:「爸爸救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