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 - 第三章 給人當後媽正好,不用自己生

  「等等,你叫他什麼?」榮景安如遭雷劈,難以置信地看着對面的一大一小。

  只覺得裴逸白和裴逸庭這兩人長得有幾分相似,看多兩眼,更彷彿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般,竟然真的像極了父子!

  裴逸庭撇了撇嘴,改而抱住裴逸白的腰,傲嬌地揚了揚下巴:「叫爸爸啊,大叔你這麼年輕就耳背了,這麼大聲都聽不到?」

  裴逸白俊臉一冷,在小傢伙腦門上彈了一下,「你再胡說八道試試?」

  就見裴逸庭可憐兮兮地哀嚎:「爸爸你彈得我好疼,爸爸我錯了,可我若是不向你求助,他們就真的要把我丟出去了,我不是故意的啊爸爸……」

  小東西,還角色扮演上癮了是吧?

  張嘴閉嘴就叫爸爸?

  裴逸白目光凌厲,警告裴逸庭適可而止,榮景安聽了卻怒不可遏,「豈有此理,兒子都這麼大了,竟然還泡我女兒?簡直是白日做夢,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喂,大叔,誰稀罕你女兒啊?我爸爸可是很有市場的,知不知道他前一個相親對象,可是身價幾十億的千金大小姐?你女兒算什麼?」裴逸庭不怕死地,繼續挑釁。

  這傢伙就是誠心來搗亂的!

  裴逸白冷下臉,「裴逸庭,你皮癢了是嗎?立刻鬆手,自己回家去,不然……」

  話還沒說完,很識時務的裴逸庭立刻跳開兩步,「好,我走,我立刻走。可是爸爸,我不喜歡這個後外公,也不想要他女兒當後媽,你一定要考慮清楚啊!」

  小傢伙親身上演了一套什麼叫實力坑哥。

  榮景安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你若是乖乖跟我女兒離婚,我不追究你騙婚的事,也不會在我女兒那邊戳穿你!」

  「唯一是我萬里挑一相中的媳婦,我不會離婚。」裴逸白並沒有解釋裴逸庭的身份,估計解釋了,榮景安也不會相信。

  「若沒什麼事的話,您請回吧。」

  指着門口,直接下逐客令。

  榮景安氣得臉都僵了,「敬酒不吃吃罰酒,不見棺材不掉淚。既然如此,來人吶,將這間屋子給我砸了,看着小子還有什麼資本跟我狂!」

  「我看誰敢!」門口響起一道憤怒的女聲。

  裴逸白轉過頭,就見宋唯一不知何時回來了,站在門口,目光死死看着裏面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