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 - 第六章 付琦珊,你找死

  裴逸白站在門口,目睹付琦珊施暴的一幕,臉色大變。

  大腦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裴逸白的動作比大腦還快,說時遲,那時快,長腿一躍,右腿抬起,對着付琦珊的右手用力一踢。

  「啊!」付琦珊被踢得慘叫一聲後,手裡的晾衣桿猛地沖向旁邊的玻璃窗戶。

  「哐當」一聲,玻璃被直直射入的不鏽鋼晾衣桿穿透,整塊玻璃「啪啦」一下,瞬間碎裂。

  裴逸白的腳步停在付琦珊的面前。

  「付琦珊,你剛才想要做什麼?」他彎下腰,以措手不及的姿態,使勁捏住付琦珊的脖子。

  「啊!」再度被他力道掐痛了的付琦珊,彷彿失去了語言功能,痛苦地皺着一張俏臉。

  「說!」

  面對他的冷聲質問,付琦珊的勇氣一點點流逝,只剩下害怕與驚懼。

  她下意識搖頭,裴逸白的動作和目光太可怕,她怕自己說點什麼,裴逸白直接要了她的命。

  「不說?那換我來說,你剛才,是想殺人吧?」

  付琦珊感覺裴逸白的手越來越用力,幾乎要捏斷她的脖子一般,眼淚不受控制地奪眶而出。

  她將頭搖得更猛,張口想要解釋,卻只是發出一陣哭腔。

  「誰給你的膽子,殺人?真的以為你是富家千金,就可以無法無天了?而且要殺的,還是你的親妹妹?」

  付琦珊嗚咽着掙扎,斷斷續續地道:「我,我沒有,我不是故意的,放開我,放開我。」

  「沒有?我會相信嗎?」裴逸白冷笑,英俊至極的臉,覆蓋著一層濃濃的寒霜。

  聲音傳入宋唯一的耳際,她才驚覺危機已被解除。

  她渾身軟綿綿的,冷汗流了一臉,和死神擦肩而過的恐懼還籠罩在頭頂。

  待她順聲望過去,卻見裴逸白宛如一個地獄修羅,正掐着付琦珊的脖子。

  「殺人?憑你?不妨讓你也嘗一嘗死亡的滋味 ,如何?」

  這一幕,看得宋唯一瞪大眼。

  他在最關鍵的時刻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救了她的一條小命。

  可是現在的情況也很棘手,若是裴逸白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