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 - 第六章 付琦珊,你找死(2)

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話,估計下半輩子就要蹲號子了。

  宋唯一醒悟過來,忙爬起來:「裴逸白,你放開她啊,我沒事啊,你別真的把人給殺了,我可不想以後當寡婦……」

  話還沒說完,宋唯一猛地栽了回去,卻是痛呼一聲:「我的頭髮,被桌角絆住了,你快點幫我解開啊,好痛!」

  裴逸白聽到她的聲音回頭,看到宋唯一狼狽地躺在地上,頓時哭笑不得。

  再對比被同樣狼狽的付琦珊,裴逸白冷冷一笑,鬆開付琦珊的脖子。

  「唔……」付琦珊跌回地上,趴着大口大口地喘氣,眼睛源源不絕地湧出淚水。

  裴逸白來到宋唯一的身邊,她的身上青青紫紫的,好不狼狽。

  不過她那嘴角的笑容是怎麼回事?不會是被付琦珊打傻了吧?

  「你沒事吧?」裴逸白忍不住問。

  「沒事沒事,先把我的頭髮解開吧,扯得我頭皮好痛。」宋唯一直接無視付琦珊的存在。

  若是現在這個時候,付琦珊還打算反擊,做點什麼的話,只能說她認不清形式,自找死路。

  「別動,你忍一下。」

  「估計很難解開,電視櫃下面的抽屜里有剪刀,你拿剪刀把那一撮發尾剪掉吧。」

  有時候打理頭髮她自己都嫌麻煩,裴逸白又是男人,宋唯一更不要求他那麼精細了。

  話說完了,男人卻沒有任何動靜,宋唯一不免疑惑。

  定眼一看,裴逸白劍眉微皺,卻認真地在擺弄她被絆住的頭髮。

  這麼好的發質,被一把剪刀解決了,豈不可惜?更別說,還是胡亂剪掉的了。

  「配合著我的動作,一會兒把腦袋抬高一點。」說著,裴逸白單手抬起茶几腿,沒多久,宋唯一的頭髮便保住了,輕輕鬆鬆地被他解開。

  「呼呼……」劫後重生,宋唯一揚起笑容。

  裴逸白的心情卻不如她那麼輕鬆,臉色陰沉得可怕。

  目光觸及身後想藉機偷偷爬走的付琦珊,裴逸白冷笑,「想走?有些事,還沒有算清楚呢。」

  「你想怎樣?」

  「報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