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強勢寵愛:裴少的閃婚嬌妻] - 第九章 付紫凝的威脅

  「能走嗎?上來。」剛剛出大門,裴逸白在宋唯一面前彎下腰。

  前面的**聞言,笑了笑,暗道倒是他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小夫妻感情好着呢。

  至於這個叫付琦珊的人,也是個奇葩的姐姐,竟然想要殺死自己的親妹妹,不知道是不是腦子有病。

  「哎,不用的,不用啊,我可以自己走的。」宋唯一臉色漲得通紅,前面還有幾名便衣警官看着呢。

  「渾身是傷,你怎麼走?爬着下去?」裴逸白瞪了她一眼,不由分說,將宋唯一塞到自己的背上,彷彿背着棉花一般輕鬆。

  宋唯一聽到前面兩個**打趣的聲音,害羞得不行,乾脆將臉埋在裴逸白的肩膀上。

  「剛才發生了這樣的事,怎麼沒想到給我打電話?或者直接報警?」一邊走,裴逸白一邊問宋唯一。

  現在想起來,依然是一陣後怕。

  自己一不在身邊,她就有麻煩找上門,這樣下去,他哪裡敢離開半步?

  宋唯一趴在他的肩膀上,只覺得裴逸白的肩膀異常寬厚,就像很小很小的時候,她趴在爸爸的肩膀上,那時候感覺很幸福,很幸福。

  聽到他的話,她睜開微微眯着的眼睛。「我那個時候沒想到。一開始付琦珊她好聲好氣跟我講的,是我後來拒絕了她的要求,她才突然發飆的。」

  裴逸白的眉頭皺得更緊。

  所以,在榮景安逼迫她被拒絕之後,現在又換了付琦珊來當說客?

  而且這名說客還膽大,一個語言不合,竟然試圖謀殺。

  他的眼底一陣陰寒,殺人的勇氣她都有,該不會沒有坐牢的勇氣吧?

  然而他突然想到宋唯一剛才說的一句話,說寧願殺了宋唯一去坐牢,也不願意嫁給盛老。

  「下一次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直接報警,懂了嗎?」

  宋唯一小雞啄米地點頭,說懂了。

  到了警局,付琦珊慌忙給付紫凝打電話。

  「媽,你來**局一趟,現在,馬上。」

  付紫凝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電話里女兒慌慌張張的,她不敢大意,拿着包包便出門了。

  到了**局,問了**,才知道自己的女兒闖了什麼禍。

  付紫凝聽完,整個人差點被氣暈過去。

  「付女士,據我們的調查,此事基本屬實。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