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悔:總裁的漫漫追妻路》[情深不悔:總裁的漫漫追妻路] - 第10章 就這一次

  第10章就這一次

  翟年忽然覺得有點過意不去,或許自己的確有點站着說話不腰疼。

  像她這樣的社會廢物,跟一個日理萬機的大總裁去談人際關係,可不讓人笑掉大牙嗎?

  「我隨便說說的,你別往心裏去。」
她就說道,「其實這也得分人,有些人的確只能靠這樣善意的謊言維繫,假如……你很在意那個人的話。
常言道,關心則亂,我可以理解。」

  謝景沉聽出了她話里安慰多過於真心的牽強之意,苦笑着沒說話。

  過了一會兒,電梯抵達了總裁辦。

  「懷澤,待會兒姜總過來,你就直接帶他來見我。」
謝景沉說道。

  懷澤看了眼翟年:「好的謝總。」
就退出了辦公室。

  謝景沉把她帶往總裁辦的隔間,把她摁在沙發上,低頭看了她一陣。
剛才翟年的話,令他有點惶恐,可他又不知道從何解釋他跟姜盛之間的來來去去,更加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天晚上他其實明知道躺在身邊的是她,卻沒有離開,令她陷入今天這樣難堪的境遇的原委。

  欺騙就是欺騙了,再多的解釋,其實都掩蓋不了這個本質。

  他一時竟覺得難以啟齒,就這麼靜靜看着翟年。

  翟年被他看得很不好意思,臉上有點泛紅:「謝景沉,你……你怎麼了?」

  「翟年……」謝景沉張口,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等你跟姜盛有個了斷之後,我想跟你好好談談。」

  「我跟姜盛……了斷?」
翟年不解,「我還奇怪,你帶我見姜盛,怎麼把我帶到你公司來了。
姜盛出院了嗎?
他會來的對吧?」

  原來她心心念念記掛着的,始終就姜盛一個。

  謝景沉失落地鬆開了她:「會來,他會來的。」

  「翟年,你就不好奇,為什麼時隔這麼多年,我會突然出現在你身邊嗎?」

  翟年:「啊?」

  因為這麼多年,他從未離開過。

  看着她戀愛,看着她結婚,看着她懷着敘敘,牽着姜盛的手過馬路……

  他想過放棄的,想過遺忘的。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算跟別的女人吃着飯,也會想起當初的翟年,笑着把自己飯盒裡的雞腿,夾給他吃的模樣。

  她說:「你吃,景沉你多吃一點,太瘦了,上次看你抱一箱稿紙都吃力,要好好補補……」

  過去的翟年,總是變着法的把自己手上最好的東西都給他。

  那是他從未享受過的溫暖與呵護。

  這麼多年,他甚至覺得自己十分卑鄙猥瑣,像個變態一樣窺伺着她的生活,毫無道德地覬覦着一個有夫之婦。
夜深人靜的時候,他也常常問自己,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
難道真要把這份不可言說的感情,帶進棺材裏去嗎?

  他悲哀地發現,也許是的。

  而就在他掙扎在崩潰邊緣的時候,姜盛帶着熙來的併購案,別有目的地找上了他。

  他怎麼忍心翟年在姜盛手上這樣被糟蹋!

  可是面對翟年,他該怎麼做?
就算告訴她姜盛的真實嘴臉,她會信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