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 - 第1章:棄女

昏暗的地下室中,瑤凌靠着冰冷堅硬的牆壁,四周布滿的各種禁制,室內更是有多不勝吐着信子的蛇蟲鼠蟻與森森白骨,這些東西,一看就是世間罕見的毒物。
無論哪一樣,放在外界,尋常修真者見了都會退避三舍。
可眼下,這些毒物都對瑤凌退避三舍,這樣的日子已經有近百年了,這近百年來,她時常渾渾噩噩,難得有清醒的時候,但今天,她卻格外的清醒。
九十多年前,濘青蓮陷害自己偷了天地門的絳珠仙草,自己在逃亡途中不慎去世,其實不盡然。
真正的自己,從那日起,被濘青蓮廢了修為,打下封魂釘禁錮於此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每日與這些的毒蟲蛇蟻為伍,渴了,飲蛇血,餓了,食蛇肉,近百年下來,她現在可以說全身上下都是毒。
難得清醒一日,瑤凌靜靜地靠在牆上,回憶着過去的一切,突然聽到有金屬交碰的聲音。
想來是又到了一月一次的餵食時間了,瑤凌嘴角勾起一絲邪肆而又猙獰的笑。
「姐姐,妹妹來看你了。」
一個妖媚的聲音傳來,帶着盈盈的笑意。
濘青蓮看着瑤凌被囚,每日與毒蟲蛇蟻為伴,落魄成這樣也不減絲毫顏色的容顏,眼底有熊熊的妒火在燃燒。
熟悉的聲音直擊瑤凌的靈魂深處,她緊緊的握着拳頭,眼裡戾氣橫生,尖銳的指甲陷進肉里,掌心一片烏血。
「你來做什麼?」
「姐姐,你忘了,今日可是你一百二十歲的整壽啊,作為你的好妹妹,自然要給姐姐準備一個終身難忘的生日才是。」
濘青蓮笑了起來,聲音陰森的讓人恐懼,「這毒物,我可是費了好些心思才收集起來的,姐姐你可一定要好好享受才是。」
一百二十歲,原來自己已經被關在這裡九十九年了,瑤凌冷眼倪着濘青蓮,看着她手裡的黑色小瓶子,眼裡殺氣肆虐。
即便全身不能動彈,人不人鬼不鬼,但是,她眼裡散發出來的冷傲殺意,如同匕首一樣狠狠的釘在濘青蓮身上
濘青蓮搖搖頭,「就知道姐姐你不會好好配合的,所以啊,我給姐姐準備了一份特別的禮物。」
濘青蓮呵呵的笑了幾聲,太了抬手,道:「杳娘,還不趕緊見過你家姑娘。」
瑤凌渾身一震。
誰?
杳娘!
她不是已經……
還不待細想,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聲影從濘青蓮身後走了出來……
瑤凌瞪大眼睛,瞳孔驀地緊縮。
是她,真的是她!

她還活着!


是從小陪她一起長大如母如父的杳娘!
「杳娘!
杳娘!
杳娘!」
瑤凌想要撲上去抱住她,奈何渾身不能動彈,只能死死的瞪大眼睛盯着杳娘。
濘青蓮滿意的看着瑤凌的反應,捂着嘴笑了起來,語氣得意:「為了給姐姐這個驚喜,我可是費了好大功夫才將杳娘的魂魄凝聚起來,姐姐難道就不感謝嗎?」
「你……你……」
當初就是你殺了杳娘!
「濘青蓮,你究竟想怎樣?」
瑤凌氣得渾身發抖,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惡狠狠的瞪着濘青蓮。
「只要姐姐聽話,把葯吃了,我便將杳娘還給你,怎樣?」
濘青蓮得意的將手中的毒物遞到瑤凌嘴邊,臉上的笑容越發放肆。
「好,我答應你!」
瑤凌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
杳娘已經為自己付出太多了,她不能再讓杳娘因為自己而受苦了。
看着瑤凌將毒物吃下,濘青蓮慢慢的踱步過去,陰測測的說道:「呵呵呵,姐姐杳娘可真是情深義重呢,可惜……哈哈……」
瑤凌渾身一頓,瞪大眼睛看着濘青蓮,心裏生出一絲不詳的預感,「濘青蓮,我已經吃了毒藥了,放了杳娘!

!」
濘青蓮居高臨下的看着瑤凌,嘴角勾起一個陰森的笑,「放?
呵呵,姐姐,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蠢!」
話落,濘青蓮頭也不回的對身後的人吩咐道:「來人,把杳娘給我丟到碧幽去。」
「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