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 - 第10章:質問(2)

求你放過我家姑娘吧,你要是對我們家姑娘有什麼不滿的,只管責罰奴婢就是了,姑娘還小,求求您了。」
她苦命的姑娘啊,剛死了母親,如今還不容易擺了個師父,哪想,師父竟是個脾氣陰晴不定的主兒,她家姑娘,怎麼就這麼命苦啊。
「既然你願意承擔,那就由你來說,究竟是誰派你們來的。」
他都已經是個廢人了,那人還不死心嗎?
先前一直擔心瑤凌會不會有危險,並沒怎麼將祁明月的話聽進耳朵了,如今,聽清楚祁明月的話以後,杳娘是不由的一愣,他們不是跟着祁真人一起回的九雲峰嗎?
見杳娘不說話,祁明月微眯着眸子,聲音不由得愈發的冷冽:「哼,既然你不願意說是誰派你們來的,那就……」
祁明月說著便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惹得瑤凌難受的不停的咳嗽。
「咳咳……」
「祁真人,我說,我什麼都說……只求你放了姑娘!」
雖然不知道祁明月究竟要她說什麼,但杳娘擔心,只要自己在晚上一會兒,瑤凌便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祁明月聞言,手上的勁道鬆了幾分,這丫頭可是利器,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就別想在利用她威脅杳娘了。
「哼!」
祁明月冷笑,終於肯說實話了嗎?
祁明月手上的力道一松,就聽到瑤凌沙啞的聲音響起:「杳娘,你快起來,別求他。」
祁明月的冰冷與記憶中的完全不一樣,瑤凌的心不由得涼了半截。
「不願意說,是嗎?」
在冷嘲聲中,祁明月再次加重了力道。
「姑娘……」杳娘驚呼。
瑤凌咬緊牙關,愣是一聲也沒吭,最後的驕傲讓她本能的不願意向祁明月低頭。
這樣的祁明月,與記憶中完全不一樣的祁明月,自己真的還要留在他身邊嗎,就為了前世他給過自己所為的溫暖。
為什麼祁明月就不能像記憶中的一樣,給她的感覺永遠都是溫暖的。
眼皮越來越沉,她甚至已經聽不清楚杳娘的聲音了,難道她又要死了嗎?
她剛重生時,所立下的那些豪雲壯志,可一件都還沒完成了,不管是前世,還是這輩子,她都活的太窩囊了。
不知不覺間,一滴淚從瑤凌的眼角滑落。
這一幕,看得祁明月沒由來的,只感覺自己心口一疼。
似乎在這麼下去,他將會萬劫不復。
不由的,祁明月鬆開了手,瑤凌順勢跌落在地。
「九雲峰除了不養閑人意外,還不養下人。」
有一個濘瑤凌就夠了,在多一個僕人,恐怕會人多誤事兒。
祁明月說完,一甩衣袖,留下一句:「你自己好自為之」便轉身離去了,他想,自己是應該好好查一查濘瑤凌的事情了。
一個原本應該素不相識的丫頭,竟然這般了解自己,實在是太詭異了。
瑤凌跌坐在地上,脖子上的傷都給忽略了,獃獃的看着祁明月離開的方向。
她,越來越看不懂祁明月這個人了。
前世的她,果然對祁明月還是了解的不夠。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