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 - 第1章:棄女(2)

「啊!
濘青蓮,你敢!」
瑤凌發狂一樣瞪着濘青蓮,身體抽搐着,面容猙獰,「不要,杳娘,濘青蓮,你不得好死!
!」
是她害死了杳娘,明知道眼前的人不能相信,她還是傻傻的相信了!
「啪!」
修為盡廢的她,哪裡是濘青蓮的對手,濘青蓮不過一個巴掌,瑤凌便被重重的摔在了牆角。
瑤凌悶哼一聲,吐出一大口黑血。
濘青蓮嘖嘖嘴,聲音充滿了戲謔,「姐姐,別怕,等於我簽訂了契約以後,你就不難受了。」
契約!
瑤凌不敢置信的看着濘青蓮,充血的眼睛幾乎要從眼眶裡跳出來。
她是人,不是獸,怎能契約。
「濘青蓮,你不得的好死!
!」
「死?
你會比我先死!」
看着瑤凌那美得驚心的臉,濘青蓮嫉妒的幾乎要發狂。
「姐姐,你馬上都要成為我的本命毒蠱了,不如將這張臉也給妹妹吧!」
這張臉,害的她失了未婚夫的心,那可是她娘好不容易給她謀來的婚事,差點兒就這麼黃了!
就是到了今日,那人也對這賤人戀戀不忘。
濘青蓮隨手抓起地上的一根白骨,揚起手,狠狠地劃在瑤凌臉上。
「賤人,狐媚子,仗着一張臉勾引我的男人,賤人!
!」
血花飛濺,不過片刻,瑤凌的臉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瑤凌並沒有因為疼痛而露出痛苦的神色,她着看向濘青蓮,嘴角勾起一諷刺的笑,眼神透着徹骨的寒意。
「哈哈哈……青蓮,你在害怕什麼,怕我這張臉搶了你未來的夫君嗎?
呵呵,不怕你與你娘那個毒婦謀算那麼多年,天地門的少門主依舊看不上你!
就算你將絳珠草的事情栽贓到我頭上,耍盡心機手段,結果還不是一樣,人家還是看不上你!」
「濘青蓮,我詛咒你!
詛咒你後半生將永遠活在我的陰影下,永遠得不到丈夫的心,毒蛇穿心,萬蟻食骨,不得好死!
。」
「賤人!」
被戳住了痛處,濘青蓮狠狠的一巴掌甩在瑤凌的臉上猶自不解氣,她紅着眼捏住瑤凌的下巴,另一隻手伸進瑤凌嘴裏握住她的舌頭。
「我到要看看,沒有了舌頭的你還怎麼說。
就憑你一個五靈根的廢材,憑什麼與我搶大小姐的位置,憑什麼跟我搶宥哥哥,也不看看,憑你也配!」
濘青蓮正說的興奮,聲音卻突然戛然而止,傳來的是一陣痛呼。
原來,瑤凌趁着濘青蓮將手伸進自己口中之際,掙脫了濘青蓮另一隻手束縛,用力的合上了牙關。
濘青蓮捂着手,因為極度的憤怒,五官扭曲,。
「你個賤人,竟敢咬我。」
疼痛也讓濘青蓮恢復了不少理智,她目光陰狠的看着瑤凌,契約陣法的手訣在手上逐漸成型。
只要契約了這個賤人,有的是辦法收拾她。
瑤凌想要反抗,卻怎麼也掙脫不來,只能看着契約陣法在自己面前逐漸成型,但那雙眼睛卻一直冰冷的瞪着濘青蓮,瞪得濘青蓮頭皮發麻。
濘青蓮恨不得將那雙眼睛也毀了,為了得到完美的本命毒蠱,濘青蓮只得放棄了這個想法,加快了手上結印的速度。
在失去最後意識之前,瑤凌依稀聽到濘青蓮在自己的耳邊說道:「姐姐,你可能還不知道吧,知道有你這麼一個姐姐存在的那一刻,我娘便已經着手準備我本命毒蠱的事情了。」
「還有你娘那個低賤的女人,你以為她是怎麼死的,還不是因為她礙着了我娘行事,這才不得送她上路,不然,你怎麼會巴巴的來九華宮,至於杳娘,只能說她太蠢了,竟妄想帶着你離開九華宮。」
這是契約本命毒蠱的最後一步,只有在極端的情緒下,才能得到完美的本命毒蠱。
一字一句,如同利刃一般狠狠地扎進瑤凌心臟,疼的她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一滴血淚從瑤凌的眼角滑落,「濘青蓮,傅芷荷,你們不得好死。
若有來世,我一定將你們碎屍萬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