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 - 第3章:再相見(2)

要是自己能夠聰明些,也許杳娘便不會慘死了,最後連魂魄都沒能保住。
「不知這位大娘該怎麼稱呼。
今日不管怎麼說也是九華宮宮主的家事,大娘你如此插話,是不是太不懂規矩了些,瑤凌不才,雖出身低賤,但也知這最基本的禮數。」
濘瑤凌忍着心中的恨意,裝作不在意的道:「我名瑤凌,而此瑤凌非彼瑤鈴,而是凌霄的凌,大娘若是不知這個凌字怎麼寫,瑤凌倒是可以教你。」
說道最後,瑤凌高傲的昂着下巴,那模樣,比傅芷秋還要高傲幾分。
大娘,不識字,這幾個字更是生生的刺到了傅芷秋的痛處,她這人,最恨的便是別人拿她的年齡已經學識說事兒。
眼下,瑤凌的作為,算是當著整個九華宮高層的面**裸的打了她的臉,這讓傅芷秋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果然是沒教養的野丫頭,竟然如此與長輩說話,今兒個,我便替你母親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不知禮數為何物的東西,也算是盡了我這做姨母的責任。」
傅芷秋是上一任九華宮宮主的小女兒,從小便備受寵愛,如今的九華宮宮主面上看是自家姐夫,實則掌權人依舊還是他們傅家,因此,傅芷秋在行事作風上更是囂張跋扈。
又怎會將瑤凌一個小孩子放在眼裡。
她上前就想狠狠地給濘瑤凌來上幾巴掌。
果然是勾欄院出生的,小小年紀便已經長成了這番狐媚樣,以後還得了。
這般想着,傅芷秋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加重了幾分,恨不得藉此機會撕碎了濘瑤凌那已經逐見風采的臉。
瑤凌又豈會真的站在那裡任由傅芷秋打自己,她一側身,避開了傅芷秋的手掌,可即便如此,傅芷秋所攜帶的掌風還是颳得她臉生疼。
瑤凌眼眸深處快速的閃過一抹凌厲,「傅芷秋竟是想毀自己的容,果真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
自己這都還沒怎麼呢,就下如此狠手。
幸好自己重生後,雖沒了前世的修為,但前世身為修鍊者的本能反應還在,不然的話,她今天說不定還就真被這毒婦毀了容。
一向飛揚跋扈的傅芷秋,哪裡遇見過這樣的情況:「你個小娼婦,竟然敢躲。」
以往,她想要教訓人時,哪個不是乖乖的站在那裡任她收拾,可……一向百試不靈的招數在濘瑤凌這裡便行不通了,這讓傅芷秋覺得自己顏面受損。
當下,傅芷秋對瑤凌更是厭惡了幾分。
然而,讓傅芷秋更氣不打一處來的是瑤凌接下來的話。
「這位大娘,還請慎言,瑤凌清楚的記得家母生前曾說過,她這一生孤苦無依,並沒有什麼姐妹。」
「誰與那個下賤的女人是姐妹,我是這九華宮的二姑小姐,我姐姐是這九華宮的夫人,那個下賤的女人豈配與我姐妹相稱,你個丫頭片子,給本姑奶奶記好了,你要是還認那個下賤的女人做母親,那麼就別想踏進這九華宮半步。」
若是能夠趁此機會將這個賤丫頭趕出九華宮似乎也是不錯的選擇。
此時的傅芷秋完全忘了在來之前傅芷荷的交代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