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 - 第4章:推脫

若是能夠趁此機會將這個賤丫頭趕出九華宮似乎也是不錯的選擇。
此時的傅芷秋完全忘了在來之前傅芷荷的交代了。
——————-
「傅二小姐,你口口聲聲說瑤凌不失禮數,瑤凌不知,傅二小姐你這禮數又是從何處學來的,莫不是修真界都是這般行事規矩的。
瑤凌雖小,但也知道,在我們民間,不管是停妻另娶還是別的什麼,只要是後面娶的,那可都是繼室,這繼室啊,在髮妻面前可是永遠都低一等的,至於繼室所出的兒女也是一樣的。
我娘就是再怎麼出身卑微,那也是我父親的髮妻原配!」
一句話,算是徹底的貶低了傅家姐妹以及傅芷荷所出的一雙兒女。
在場的人個個都是人精,自然明白瑤凌這般說話,明顯就是不想認傅芷荷為母,那麼對於傅芷秋,自然也是看不上的。
大殿中人眼神似有似無的在傅家姐妹身上掃過,意味深長!
有的甚至悶笑出聲。
別看九華宮對外一片和氣,內地里早已腐朽不堪,黨派之爭更是近乎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傅芷荷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了,神色有些尷尬,語氣僵硬的對瑤凌道:
「凌丫頭啊,我知道你生母剛去,傷心也是難免的,以後你就儘管將九華宮當做你自己的家,你是夫君的孩子,便是我的孩子,以後啊,我便是你的母親,自然會把你當成我親生女兒一般對待,以後凡是青蓮有的,你便有。」
傅芷荷說完還不忘狠狠地瞪了傅芷秋一眼,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這點小事兒都做不好,不然她又怎會放下身段來與這丫頭片子說這些。
果然不愧是前世將自己算計的渣都不剩的女人,這說話的藝術不知道要比傅芷秋那草包強上了多少。
一番話,不僅表明了自己的立場,還將自己繼室的身份掩蓋了過去,把她的地位放在了一個妾生女或者比妾生女更不堪的外室女身上。
瑤凌身上突然散發出一種冷冽的氣息,一瞬即逝,快的一直注意着瑤凌的傅芷秋幾乎都要以為自己眼花了。
還不等傅芷秋多想,瑤凌便道:「多謝宮主夫人,瑤凌命苦,母緣淺,當不得夫人如此厚愛。」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將傅芷荷氣的夠嗆。
這個死丫頭,竟然敢詛咒她短命!
「夫君,既然凌丫頭不願意認我做母親,那你說,我該如何。」
傅芷荷看向濘寒彬求助,聲音更是柔的出水,是個男人恐怕都會心軟。
濘寒彬卻是眼皮都不曾抬一下。
「這是內務,夫人處理便是。」
瑤凌看了看那一直坐在主位上不曾發一言的濘寒彬,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一抹與年齡不符的冷嘲,濘寒彬果然還是跟前世一樣,什麼事兒都讓女人出頭,完了還想自己做好人。
有她在,想都別想!
瑤凌像是突然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上前一把抱住濘寒彬的大腿,眼淚稀里嘩啦的就掉了下來。
「父親,女兒在這個世界上就只有您這麼一個親人了,您可不能不要女兒啊,瑤兒只要父親,不要那兩個大娘,她們好凶,還說娘親壞話。」
在提到自己生母的時候,濘瑤凌是真哭了,前世是她識人不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