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 - 第5章:他,來了

濘瑤凌在心中暗自搖頭,就這麼一個小小的交鋒,司空復完敗,也難怪前世,直到自己被囚密室時,司空復都沒能掀起多大的浪花來。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大殿外傳了進來。
「既然這丫頭是宮主親女,何不由宮主親自教導。」
隨着話音的落下,一個身着粗布麻衣,不修邊幅,神情淡漠的如同一潭死水的男子從門外走了進來,
他來了,與前世一樣,他的穿着總是與這九華宮格格不入!
前世,便是這個男人,給了除家人之外的溫暖。
看着這樣的祁明月,瑤凌心中沒來由的一疼,這個本該高高在上,大權在握的男人,為了躲避那所謂親人的追殺,也如此……
記得他如今也不到三十的年紀,可這般打扮確是如此的……
腿上傳來的異樣讓濘寒彬擰眉,升起一股厭惡來。
濘寒彬自然不是知道瑤凌這是因為見到來人的緣故,只以為瑤凌這是想跟在他身邊。
從祁明月進入大殿以後,眾人的目光或不屑,或嘲諷,或嗤之以鼻的看着他。
而祁明月像是沒有注意到這些眼神一般,自顧自的說著:「明月來遲,還請諸位師兄海涵。」
眾人的眼神,瑤凌一一收在眼裡,心中冷嘲,這些人,如今百般看不起祁明月,卻不知,數年後,祁明月的身份曝光,這些人是如何的一改今日的作風,對其是怎樣卑躬屈膝的。
傅明傑道:「今日這種小事兒,明月師弟來不來都不重要。」
傅明傑話里的意思倒也沒什麼,只是,那語氣,是說不盡的嘲諷。
傅明傑,九靈峰峰主,負責分配門中各峰資源,傅芷荷堂兄,融和期大圓滿的修為。
祁明月像是沒有聽到傅明傑的話一樣,繼續之前的話:「不知宮主覺得我剛剛的提議如何。」
濘寒彬心中不快,面色卻如常,目光慈愛的看着瑤凌道:「我倒是想親自教導,只是宮裡事務繁忙,如今又恰好處在瓶頸期,親自教導怕只會耽誤了她,與其如此,還不如給她另擇名師。」
話說的冠冕堂皇,但在場的人,誰不知道這些不過是一番推脫之言,什麼宮裡事務繁忙,這九華宮的事務什麼時候輪到濘寒彬處理了,不都是傅家人着手的嗎!
祁明月道:「這樣啊,那可真的需要好好選一選,就是不知宮主心中可有人選了。」
與前世一模一樣的話,只是前世這時的自己太小,並不明白這其中的深意,又想着能夠留在所謂的父親身邊便是最好的,便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傅芷荷。
現在想來,那時候的自己還真是傻,當初要是不想着什麼所謂的父女親情,自己又怎會到死都無依無靠,由得濘青蓮母女那般算計自己。
濘寒彬心中不悅,自己今天也不過是第一次見到這個所謂的女兒,那能有什麼人選。
之前被祁明月故意無視了的傅明傑好不容易逮着機會再次說道:「明月師弟至今未曾收一徒,如今又有如此合適的機會,不如就收了這丫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