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師尊在上,徒兒回來了] - 第5章:他,來了(2)

傅明傑這招,不僅報了自己之前的仇,還將瑤凌這個燙手貨給扔了出去,九華宮誰人不知,如今的祁明月不過就是個廢人,將瑤凌交給他,以後能有什麼出息。
傅芷荷似乎覺得這個主意也不錯,並沒有出言阻止,從瑤凌今天的變現來看,並不是個好控制的。
還有之前,她不確定那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瑤凌對她有着某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恨意,不如就這樣,將其養廢了也不錯。
至於青蓮的事情,只好從長計議了。
傅芷秋更是雙手贊同,她怕瑤凌不答應,一個勁兒的在瑤凌面前吹噓道:「你這丫頭,還不趕緊拜見你師父。」
「也不知道該說你這丫頭什麼,還真是命好,不知道走了什麼運,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明月師兄可是我們九華宮弟十七代弟子中的天才弟子,八歲引靈入體,九歲練氣,十二歲融合,不到二十歲結丹。
這些拿出去,哪個不稱讚一句其為我們九華宮歷代弟子中天賦最高的人。」
關於這些傳言,瑤凌自然知道,也知道如今的祁明月在外人眼中不過就是個筋脈盡廢的廢人,但瑤凌更清楚的是,如今的祁明月可不是什麼筋脈盡廢的廢人,而是出竅期的高手。
心裏清楚是一回事兒,瑤凌面上是一臉的驚訝,用詢問的目光看向濘寒彬。
在瑤凌的目光下,濘寒彬輕咳一聲,點了點頭,有些不自在的移開了視線。
濘寒彬並不徵求瑤凌的意見,直接問道:
「明月師兄意下如何,若是可以,小女便拜託師兄了。」
恐怕就是問了,瑤凌自己也會舉雙手贊同的。
對於濘寒彬這樣的作為,有人目露同情,有人幸災樂禍,但更多的是漠不關心。
同時也清楚濘寒彬對這個女兒的態度,知道以後沒必要在濘瑤凌身上下什麼功夫了。
這便是修真界的常態!
祁明月道:「我一個廢人,能教她什麼,宮主未免也太抬舉我了,這事,還是問問小姑娘的意思吧。」
說道廢人兩個字的時候,祁明月臉上除了多那麼些許輕嘲以外,再也沒有別的呢。
祁明月也不知道自己今日是怎麼回事兒,以往,他最不耐煩的就是管這種事情了,可今日偏偏就開了口。
可能是小丫頭的遭遇與自己有幾分相似吧!
祁明月在心中找了個理由將自己今日的反常搪塞了過去。
見瑤凌像是被踢皮球一般踢來踢去,不少人都面露同情之色,但卻沒有任何人站出來幫瑤凌說上一兩句話。
對此,瑤凌到不覺得有什麼,依舊是抱着濘寒彬不撒手。
「瑤兒喜歡明月師伯做你師父嗎?」
看着依舊抱着自己不撒手的瑤凌,濘寒彬強忍着不耐煩道。
「瑤兒都聽父親的。」
瑤凌一臉的乖順,心裏卻樂開了花,自己快要成為那人的徒弟了。
傅芷荷在經歷過剛剛的事情以後,對瑤凌已經生了疑心,當即拍板道。
「那就恭喜明月師兄喜得愛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