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獨尊》[萬界獨尊] - 第1章 龍臨鎮

神州大陸,青州,龍臨鎮!

時至夏日,太陽炙烤着整個神州大地,在如此炎熱的夏季,蟲鳴聲都顯得有氣無力,偶爾傳來一兩聲嘶啞的蟬鳴。

李旭走在一茂密的叢林之中仍然感受到不同於地球的炎熱,伸手擦了擦額頭的汗珠,啐了一口:「該死的鬼天氣」

沒錯,這已經是李旭穿越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個月了,穿越了本來是件高興的事,平常小說也沒少看,什麼系統啊,戒指中藏着老爺爺啊,或者腦海中有顆神秘珠子,一朝覺醒,化身龍傲天,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可這些他都沒有,自從在小鎮上看見一些武道強者一招拍碎了一座山,一腳造成八級地震,他感覺這世界太危險了,帶着一條在路上看見的流浪狗躲進了這深山之中。

上天垂憐,這荒無人煙的深山之中,卻有一座無人居住的小院子,很乾凈,好像有人一直在打理,可這三個月來他也沒看見院子中有別的人存在,順理成章的就成為他的私人小院,總算有片瓦遮頭,不用露宿荒野。

此時的他正帶着一條如同牛犢子般大小的大黑狗,身上背着一把自製長弓,準備打些小獵物改善下伙食,說來也怪,這無人居住的小院子中,生長着一種如同水稻的植物,割完一茬,第二天又會長出來,這種植物很耐飽,吃一大碗,能抵三天不餓。

可是只有飯沒菜,這讓他在二十一世紀養成的嘴實在是受不了,只能自制一把長弓,看能不能打點山雞,小兔子啥的,在這炎熱的天氣,似乎連小動物都不願意出門,大半天了,除了在森林裏亂逛,啥也沒打到。

大黑耷拉着狗腦袋,長長的舌頭伸出狗嘴,在呼哧呼哧的的喘着粗氣,不時還會發出兩聲有氣無力的抗議聲。

「我說你這好吃懶做的大黑狗,走兩步路就累成這副樣子,將來如何隨我征戰天下」李旭很不滿大黑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出言呵斥!

說來也怪,以李旭從未修鍊過的體質,不可能讓他在這充滿荊棘的叢林中上躥下跳,還一點都不覺得累,以前的李旭在讀書時跑一千米都夠嗆,別說在森林亂竄了,他也不理解,只能歸功於這玄幻世界與地球不一樣。

「轟隆隆!」

一陣轟鳴聲傳來,剛還晴空萬里的天空突然間就陰沉了下來,給人一種沉重的壓抑感,李旭看了看快下雨的天氣,望着空空的雙手,搖搖頭,嘆了口氣:「今天又要空手而歸了」

伸手拍了一下大黑的狗頭,恨恨道:「你怎麼不是那些上天入地的妖獸呢,這樣我就可以躺平,等你抓獵物了」

大黑委屈的嗚咽一聲,耷拉着頭,不理這做白日夢的傢伙。

「走了,回家,這該死的天氣說變就變」

眼看就要下雨了,對着大黑喊了一聲,往他的小院子極速跑去,他可不想在這淋雨,這世界可沒什麼感冒藥,真淋感冒了,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一個精緻的院子出現在李旭面前,院子不大,有四間二層小木樓包圍着中間一塊約一畝的空地,地上長着各種各樣的植物,那如同水稻般的植物只佔了很少一塊地,其他的有長着雜草般的植物,李旭不知道是什麼也就沒動,如果有境界高深的人過來看見一定會嚇一跳,這些全部都是已經在神州大陸上絕跡的名貴靈藥。

推開院子的大門,李旭拿着在房中找到的鐮刀收割稻穀,這可是他唯一的口糧了,反正割了又會長出來,他準備多存點,萬一哪天就不長了呢。

收割完稻穀,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豆大的雨水也像斷了線的珍珠,從天空中落了下來,天氣轉涼,李旭縮了縮脖子,緊了緊身上的衣服,吃飽喝足的他準備上床睡覺了,這個異世夜晚也沒什麼娛樂活動,只能早睡早起,期待着明天能打到一些小獵物,想起烤雞的味道口水從嘴角流了下來,呼嚕聲響徹整個靜謐小院」

夜已深!

一個模糊身影在小院外一點點凝實,來人是一個灰衣老者,老者鬚髮皆白,看起來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可一雙滄桑的眼睛卻散發出璨璨神光,在他眼中似乎能看到星辰幻滅,宇宙更替,老者背負着雙手彷彿不存在這個天地間,他就這樣靜靜的看着這普通小院,在他眼中這小院並不如平常看到的那樣,一個籠罩方圓萬里的大陣在他眼中浮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