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強者卻入贅為婿》[我本強者卻入贅為婿] - 第1章 這個廢物贅婿不簡單

入夜,華燈初上。

西山區香格里拉大酒店裡的一間總統套房內。

楚騰穿着一身廉價的地攤貨,翹着二郎腿隨意的坐在昂貴的真皮沙發上,顯得是那麼的格格不入。

他手裡夾着一支燒了半截的香煙,平靜的看着桌上滿箱的金條,無動於衷的搖了搖頭: ”回去幫我轉告楚天霖,我在徐家這個上門女婿當得很舒服,不需要他的施捨。 ”

言畢,楚騰緩緩起身,拎起剛在超市買的二斤五花肉,扭身就走。

一個滿頭白髮,穿着中山裝的老者,趕忙拉住了即將甩門而去的楚騰,苦澀着臉說道: ”少爺,別再對那件事耿耿於懷了好嗎,我們回家吧。 ”

與此同時,四個西裝革履的保鏢,動作整齊劃一,齊刷刷的跪倒在地上,高聲大喊。

”少爺,請跟我們回家! ”

”回家? ”楚騰扭過臉來,一雙眼睛微紅,他用手指了指自己: ”我還有家嗎? ”

”五年前,楚天霖為了搶佔幾個鑽石礦坑,好在楚家上位,他可是親手把我這個兒子給攆出家門,從而討好那個在國外有着深厚背景的女人的! ”

”這五年我入贅徐家,受盡侮辱和嘲諷,遭受了多少的白眼和欺負,他楚天霖這個當父親的,可曾給我打過一個電話? ”

”憑什麼,現在他老了,折騰不動了,我就要乖乖的回到他的膝下盡孝。 ”

”從他連踢帶踹的把我和我媽攆出家門開始,我就和楚家斷絕了關係,讓他以後別再來煩我! ”

說完這些,楚騰掙開老者的胳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只剩下老者在身後不斷的解釋: ”少爺你聽我說,那……那是搶礦占坑,那可是各頂級家族勢力之間的紛爭,一不小心可能都……家主也是為了你們母子的安全着想。 ”

”家主的身體真的堅持不了多久了。 ”

”以少爺的能力,只有您才有資格接過權杖主持楚家的大局…… ”

鑽王楚家,一個在寶石界如皇室一般存在的超級豪門!

家族旗下的礦坑多到,佔據整個國外總出產量的百分之四十,並且還擁有十大鑽石名坑當中的其中兩座坑口。

就憑這份雄厚的實力和家業,如若不是種種不可描述的原因選擇低調,恐怕福布斯的排行榜上,又將多出一個千億商業帝國!

可楚騰,他放着這麼一大份超級家業不肯去繼承。

反而是心甘情願的當起了,徐家這種在國內二流寶石商家族的上門女婿。

拋開楚天霖當年的所作所為不提,其中更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捨不得他的漂亮老婆徐清秋。

就是這個女人不僅救了楚騰一命,還在這五年里,頂住了徐家上下老小的壓力,給着楚騰絲絲的溫暖和慰藉。

所以楚騰不想再回到那個,家族鬥爭堪比腥風血雨的楚家。

他更加不想讓徐清秋因為他的關係,被動捲入楚家高層的利益鬥爭中,而一不小心就丟了性命!

夜裡十點整,正該是正常人就寢的時間。

而西南的寶石市場仍舊是人聲鼎沸,一排排販賣原石的攤位燈火通明。

這裡便是徐家的產業。

可作為徐家最小的女兒,徐清秋竟然因為楚騰這個贅婿的原因,沒辦法像她的其他哥哥姐姐那樣,在那幢四層的寶石市場辦公樓里佔有一席之位。

她只能和其他攤販一樣,扯着嗓門做些倒買倒賣的生意,並且還要每個月按時交租。

然而,徐清秋的臉上卻從沒有過半點的委屈。

就比如此刻,當她看見楚騰騎着一輛愛瑪電動車出現在攤位前,笑得是那麼的開心。

”老婆,給你做了最愛吃的傣味五花肉! ”

楚騰下了車,小心翼翼的打開飯盒,如往常那樣將菜擺在徐清秋的面前。

聞着香味撲鼻的菜肴,徐清秋無比滿足的嘗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