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強者卻入贅為婿》[我本強者卻入贅為婿] - 第3章 我賭我的男人會贏

當人高馬大的徐清遠,被明顯比他矮了一頭,瘦了一大圈的楚騰一巴掌打翻在地上。

所有的徐家人都被嚇傻了……

相比較起楚騰這個窩囊廢贅婿,膽敢頂撞老太爺並動手抽了徐清遠一巴掌,更讓他們震驚的是,楚騰那麼一個廢物,竟然只甩了一巴掌,就把平日里耀武揚威的徐清遠給滅了!

”你個廢物,你敢動我兒子! ”大伯徐天順看到自己的兒子挨了打,頓時就要發飆。

可還不等他站起身,便被楚騰一巴掌拍在肩膀上給摁了回去。

”你信嗎,你要是再敢站起來,我連你也打。 ”

此時此刻,徐家的老太爺氣得手直哆嗦,他指向楚騰怒喝道: ”夠了,你這個廢物!你是打算讓我把你和清秋都趕出徐家嗎! ”

趕出徐家。

曾幾何時,當這四個字從徐家老太爺的口中說出來,是多麼有威懾力的一句話啊!

可對於現在的楚騰來講,無異於是最好笑的笑話。

但他並不打算,就這麼帶着老婆徐清秋離開。

因為這五年來,徐清秋為他承受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

就算是要和徐家脫離干係,那也不是他和老婆徐清秋被趕出徐家,而應該是他們把所有的徐家人挨着個的掃地出門!

楚騰發誓,這五年他老婆徐清秋所受到的侮辱和排擠,他一定會幫她一樣不落的都找回來!

想到這,楚騰搖了搖頭。

可就是這個搖頭的動作,卻讓徐家人誤認為楚騰很怕被趕出徐家。

畢竟在他們徐家人眼裡,楚騰就是個垃圾窩囊廢,純粹的狗皮膏藥小白臉子,如果被趕出了徐家,他連活都活不下去!

於是,在三叔徐天貴的帶頭下,所有的人都從震驚當中回過了神來。

一個廢物贅婿而已,怕他作甚?

”楚騰,你真無法無天了是吧,還不趕緊給大伯一家下跪道歉! ”

”你竟然敢動手打清遠,老太爺我看直接給他攆出徐家算了。 ”

”對,我們徐家什麼時候輪到這個廢物來指手畫腳了! ”

……..

一聲又一聲的謾罵鑽進楚騰的耳朵里,楚騰捏了捏拳頭,剛想懟回去,卻發現會議室的門被人給推開了。

他向門口望去,他發現自己的老婆徐清秋站在門口,一雙眼已經泛紅。

”清秋,你跟過來幹嘛? ”楚騰叫了一聲,向徐清秋走去。

徐清秋咬着嘴唇搖了搖頭: ”剛才在門口我全都聽到了。老公,我們認輸吧…….我們鬥不過他們的。 ”

緊跟着,徐清秋就要把楚騰護在身後,然後跟在場的所有人道歉。

可話還不等說出口,楚騰卻豎起手指堵在了徐清秋的嘴上。

”老婆,你信我嗎? ”

徐清秋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如果你信我,現在就跟老太爺表個態,跟他說這單玩命的買賣,咱們家接了! ”

結婚五年,徐清秋從未看透過楚騰,她一直覺得楚騰的內在,絕不像表面所表現出的那樣,窩囊懦弱甚至是無能。

不然他如何能夠在身中七槍的情況下,最終靠着頑強的毅力活了過來!

從那一刻起,她就覺得楚騰絕不是個簡單的人。

對徐清秋來講,這就是一個迷。

楚騰,他像是一塊毫不起眼的寶石原石,哪怕是經過多少個專家鑒定,這塊原石必然是會垮,但她仍然在等待着那個切開後發出絢爛光芒的奇蹟!

這或許也是這天下女人都有的通病。

如果非要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只四個字。

望夫成龍!

所以徐清秋心下一橫,面對老太爺,她第一次昂起了小腦袋瓜。

”爺爺,您下命令吧,這一次我要賭我男人會贏! ”

此話一出,徐家人全都安靜了,對楚騰無休止的侮辱和謾罵聲,也漸漸的弱了下來。

徐老太爺吧嗒了一口煙斗,長嘆着說道: ”清秋,這路可是你自己選的,別怪爺爺對你太狠心。 ”

徐清秋緊緊的攥着楚騰的手,重重的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徐清遠卻跳了出來,他捂着臉指着徐清秋吼道: ”哼,別以為咱們這事兒就算完了,若是這個項目毀在你手裡,你們這對狗男女就自己滾出徐家! ”

”好! ”

楚騰想也沒想就答應了,然後沖徐老太爺問道: ”那如果我們家清秋,不僅能完成項目,並且還能擁有和鑽楚家直接交易的機會,採購一手優質寶石原石。不知道老太爺能不能答應我一個要求? ”

聽到這,徐老太爺不屑的笑了,儘管楚騰也姓楚,但他從未把楚騰和鑽王楚家擱在一塊想過。

因為在徐老太爺的眼裡,楚騰這樣的廢物賤命,給鑽的楚家當玉奴的資格都沒有!

”別說一個要求,如果清秋這丫頭爭氣,能獲得跟鑽王楚家直接交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