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強者卻入贅為婿》[我本強者卻入贅為婿] - 第4章 這沒你的位置

接着徐清秋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趕緊滑動了屏幕上的接聽鍵。

她由於激動和緊張,不小心觸碰到了免提的按鍵。

”喂,老公是你嗎,你…….你去哪了,你急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然後響起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您好,請問是徐小姐嗎? ”

”我是,我是,抱歉您是哪位? ”徐清秋髮現不是楚騰後,明顯有些失望。

”您好,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鑽楚氏礦業集團的新任境內寶石供銷負責人雅布。 ”

當電話那頭自報來歷之後,所有的徐家人頓時瞪大了眼睛!

鑽王……楚家!

徐家人不可思議的面面相覷,就連徐家的老太爺都坐不住了,拄着拐一瘸一拐的走到徐清秋的面前,對着電話滿臉期待的開口。

”雅布先生您好,非常榮幸您能親自致電徐家,我是現任徐家的負責人…….. ”

不等老太爺把自己的身份介紹完,電話那頭便傳來了雅布不耐煩的聲音。

”我沒時間跟你廢話,請徐清秋小姐同我講話! ”

被雅布懟了這麼一句後,徐老太爺雖然一臉尷尬,但卻絲毫脾氣都沒有的示意徐清秋說話。

畢竟那可是鑽王楚家的人!

不要說在楚家有些身份的雅布了,就算是楚家的一個下人,劈頭蓋臉的當面罵徐老太爺一通,他徐老太爺也得悄咪咪的忍着!

”您好雅布先生,我是徐清秋。 ”

當徐清秋接過電話,雅布的聲音一下子就變得特別客氣了。

”是這樣的徐小姐,我們集團準備開拓一條境內的供銷線,有一部分一手開採的寶石原石想對境內進行一個批量輸出,不知道徐小姐有沒有興趣。 ”

聽到這,別提徐家人有多激動了。

徐清秋趕緊答應。

”有,我非常有興趣,不知道雅布先生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可以面談嗎? ”

雅布那邊也很痛快。

”那就今天晚上吧,我親自到境內與徐小姐會面,同時我會在廣源新港訂上酒席,屆時請徐小姐攜家人同往。 ”

說完這些,雅布就撂下了電話。

到底是鑽王楚家的人,看看人家雅布這個氣勢和手筆,張嘴就是廣源新港訂了酒席。

要知道,那可是非名門而不敢入的一家頂級餐館。

據說在那裡吃頓飯,一桌沒有五十萬絕對下不來!

並且還不是你有錢就能訂得到位置的,徐家老太爺在寶石商圈混了大半輩子,也沒能有資格在廣源新港吃上一頓飯。

而人家雅布,只讓手下人去就能把這事兒給辦了……

此刻的徐清秋,心裏說不出來是個什麼滋味,她猜想,這個雅布可能就是楚騰說的好兄弟吧。

可讓好消息給衝擊的得意忘了形的徐家人,完全忘了徐清秋剛剛還提過,楚騰有兄弟在楚家這茬,在異常興奮的同時,還不忘了數落楚騰一頓。

”清秋啊,我看那個楚家的雅布,八成是看上你了,要不怎麼能偏偏約你呢。 ”

”對,晚上去廣源新港吃飯,你可千萬別帶着你那個廢物老公去丟人現眼啊。 ”

”楚騰這個垃圾,我看趁早跟他離了算了,真章時候連個鬼影都沒有,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狗東西! ”

……

看着一家人,都因為徐清秋接了雅布的電話後高興得手舞足蹈,此刻大伯的臉都綠了。

徐清遠更是冷嘲熱諷的說了句風涼話。

”哼,真是他媽走了狗屎運了,我看索特洛公司給境內斷供,無非就是為楚家進入國內市場做鋪墊,無論那個雅布給誰打電話,我覺得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人家看中了我們徐家寶石市場的這塊的成交量罷了! ”

”至於你徐清秋,無非就是人家捎帶腳想佔一下便宜的便宜貨而已。 ”

徐清秋從來沒有鬥嘴的習慣,所以她並未還嘴,她只是在想楚騰現在在哪裡。

現在的楚騰就是她的主心骨,如果沒有楚騰,那麼晚上她在面對雅布的時候,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

……

可是,一直到了晚上和雅布約定好的時間,楚騰也沒有出現。

而徐家人幾乎是全家老小集體出動,為了撐面子,徐家老太爺還吩咐三叔徐天貴去租車行弄了三台奔馳S,馬力全開奔赴至廣源新港。

等到眾人報上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