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宇宙》[星子宇宙] - 第1章 心意難平

又是一年退伍季,一輛火車的某節車廂里全都是身穿戎裝、胸戴紅花的返鄉老兵。

張扣,西南省南新縣人,父親早亡,由母親撫養長大,在WJ部隊服役兩年,今天退役了。

歸心似箭,剛下火車,他就立馬攔住了一輛的士,跳上車,面臉欣喜與期待。

回到家,發現曾經乾淨的院子,早已殘垣斷壁,長滿了雜草,哪裡還有人住的樣子!

牆上還有一個大大的「拆」字。

「難道是家裡要拆遷,媽媽被安置到別的地方住,不在這裡?」張扣這麼想着。

下一刻他就否定了這種想法,因為他看見院子角落媽媽的那根茶樹拐杖。

茶樹木質比較硬,這是張扣上小學的時候花了一個星期時間為她做的,上面還雕刻了一隻烏龜。

那時候傻傻的,聽別人說烏龜長壽,他希望媽媽健康長壽,所以在上面刻了一個烏龜。

媽媽腿有殘疾,走路不便,自從張扣給她做了這個根拐杖,她很喜歡,基本從不離身。

怎麼會丟在這,不可能是搬家了。

想到這裡,張扣「噔」的一下,愣在原地,大腦一片空白。

然後瘋了一樣衝進屋裡尋找。

「媽,媽我回來了,媽你在哪呢..?」

「到底怎麼了,怎麼了媽?」

人沒找到,但屋裡陳設還是當初的樣子,傢具物品都在,就是到處是蛛網,還有我層厚厚的灰塵。

後來通過鄰居之口才知道,原來,他母親在他當兵半年時就已經去世了。

但鄰居都只告訴他,他母親死了,因為拆遷跟人吵了架,被人打了頭,沒救過來,屍體火化葬在了後山的槐樹坡上,就葬在你父親旁邊。

至於被誰打的,沒有人說。

看他們說這件事的時候,表情複雜,欲言又止,好像有什麼忌諱,任張扣怎麼追問都不肯多說。

他心裏此刻好痛苦,彷彿有人用針在扎他的心,心痛得要窒息一樣。

老天呀,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可憐的母親,我恨啊。

我要報復,一定要他血債血償。

「是誰,不管是誰都要他死,耶穌都保不住他的命,」張扣的咬着牙狠狠的道。

李嬸,去找她問問。

李嬸和張扣母親是從小玩到大的姐妹,一起嫁到本村,感情極好,小時候張扣母親外出有事,張扣都是在李嬸家吃李嬸家睡,李嬸夫妻倆一直沒有孩子,這些年對張扣就跟自己孩子一樣。

張扣到了李嬸家,剛推開院門,還沒招呼,就看見李嬸夫妻倆就坐在院子里,什麼也沒幹,好像是知道他要來一樣,特意坐在那裡等他。

「小扣,你回來了啊」,看到張扣來了,李嬸咧了下嘴角淺笑輕輕的說了一句。

兩年沒見,再見本應該是熱情的,但此時兩人卻有些無言,不知道怎麼跟這孩子去打招呼。

張扣沒有回應,跨進院門徑直走了過去。

「李嬸,大叔,我媽是到底怎麼死的,」張扣很平靜的問道。

雖然早知道他一定會來問的,但現在還是有點慌了,她慌,並不是和別人一樣因為怕,她慌是因為她知道張扣的性子,知道說了的後果。

李嬸內心不願提起,彷彿掙扎了一番,然後和張扣說了當時的情況。

當時李嬸去他家借鋤頭,進門一看,嚇得魂兒差點都離體了,院子里全是血跡,血快乾了,滲入了土裡,張扣母親趴着倒在一塊紅色的土地上。

「火化前我也過去看了,確實是被人用利器打到了腦袋,顱內出血死的。」一直沉默的大叔說道。

「啊…啊為什麼,為什麼,是誰害了我媽?」張扣雙手顫抖的握着雙拳嘶吼道。

李嬸看着張扣痛苦的樣子,表情變換了幾次,神色哀傷,欲言又止。

「為什麼?李嬸,你肯定知道是誰害了我媽,你說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