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後,全網都阻止玄學大佬下班》[直播後,全網都阻止玄學大佬下班] - 第8章 我叫周然,我是自願的

掌中手指長短的劍刺破指尖,血液順着劍鋒流下,劍刃染成血紅。

血腥味逐漸蔓延,周巫鼻翼輕動。

「出!」

袖珍的劍如飛鏢射出,幾個拐彎擦過村民的肩膀直入周巫脖頸大動脈,瞬間鮮血噴涌。

周巫下意識捂住傷口,滾燙的血液從指縫噴濺出,其手指的蠱蟲得到指令般融入傷口,頓時止住了血。

渾濁的眼珠赤紅一片,聲嘶力竭:「殺!!」

這一切都在瞬息之間,陸慎行回過神來時,村民得到指令高抬刀劍,向身邊人劈砍。

血腥、嘶吼,一片混亂。

這才是她帶村民來的目的,她心知這些人無法攔住商槿。

她要的,是讓他們背上九十七位無辜村民的命。

「日出東方,黑庶騰騰。千人萬馬,眼黑錯錯。前面山擋,後面水箱……」

狂風頓生,捲起滿地落葉,十分迷眼。

女子腳踏「魁罡」二字,左手雷印,右手劍訣,天邊氣機浮現,眼前紛雜的一切都停滯下來,周巫猙獰的面色固定在臉上。

陸慎行反應極快,手中掐訣:「巽字——囚籠!」

地面幾條藤蔓突生,牢牢地牽着住周巫的四肢。

本來他們對周巫的死活沒有要求,但對方涉及到無極,就不一樣了。

兩人站在前方,絲毫沒感覺到身後秦妄炙熱的眼神。

「呵先生,你是站在這裡看戲的嗎?」商槿面色發白,村民體內的蠱蟲在反抗、掙扎。

秦妄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呵先生」是在稱呼他。

他輕笑,遂不緊不慢地後退幾步。

「商道長,我姓秦。」語調散漫,與冷酷的外表完全不同:「我也不懂蠱。」

陸慎行看得瞪大了眼:「妄、妄爺。」

見那人軀體輕顫,彷彿要暴走,秦妄忽覺得背脊發涼,有點擔心待會她給自己來一道符:「你鬆口氣,這些人我給你定住。」

商槿還是相信特管局的招牌,鬆了定身咒的姿勢,那些人果然一動不動。

瞳眸輕顫,身後的人不行氣,不設局便能施展道法,當真可怕。

「今日甲乙,蠱毒須出。今日甲寅,蠱毒不神。今日丙丁,蠱毒不行。今日丙午,還着本主。雖然不死,腰脊僂拒。急急如律令!」

像是被無形的手拉扯,隨着咒語逐漸完全,一條條細長的百足蟲破開村民的皮肉,在嘶鳴中爆裂,村民也紛紛昏迷在地上。

商槿輕舒一口氣,看向陸慎行,這是她師侄,可以吩咐:「你在這裡把周巫看好了,我去老祭壇有點事。」

她沒給陸慎行拒絕的機會,順着小路深處走去。

在經過周巫時,她嗓音壓得極低:「值得我幫助的阿厭,已經死了。」

路途不遠,沒一會就到了老祭壇。

經過修繕的院子看着結實不少,她推門而入,入眼的除了老祭壇,旁邊還有周巫記憶碎片里過去沒有的屋子。

那一瞬間她想到了周巫說的。

「我跟你不一樣,我會對她好,我會把她真正當作我的下一任看待。」

她能讓老人用殘敗的身軀體驗長壽,說明她不是個心軟的人。

周巫推崇蠱術,可周瑤只會巫術,嚴格來說,周瑤不算她的接班人,而是周巫理想中的她。

平穩學習巫術,順利當上白頭村的巫祝。

屋子簡陋,幾面土牆壘起,可以看出里

猜你喜歡